快訊

余苑綺忍痛抗癌「上半身全變黑」 不愛談病情怕被說裝可憐

影/南橫中斷12年 何時全線通車仍遙遙無期

南橫公路著名百岳庫哈諾辛山登山口,目前已經消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著名百岳庫哈諾辛山登山口,目前已經消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因莫拉克風災封閉12年,本月7日因高市桃源區明霸克露橋橋面板遭玉穗溪沖毀,導致復興、梅山及拉芙蘭里里民眾受困,公路局緊急開通高雄天池到台東向陽路段,讓部落居民可以往台東採買生活物資,也讓媒體有機會上山再度造訪這段被公路迷譽為台灣最美的高山公路,但是由於88風災後各種大小災害從未間斷,政府已經花費超過50億預算在各項道路改善工程,卻因這次斷橋事件讓全線通車夢想再度落空,當地部落居民也期盼老天爺能幫忙,盡早讓南橫全線通車。

南橫公路的前身為日治時期的理蕃警備道「關山越嶺道」,起點台南左鎮,終點台東海端,為台灣南部一條橫貫中央山脈的重要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海拔2722公尺,而大關山隧道同時也是台東縣與高雄市的交界處。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31日通車,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為感念闢路先賢的犧牲奉獻,特在天池設置長青祠以供悼念。

天池至向陽段風景秀麗,被當地居民譽為最精華南橫之美;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長吳昭煌表示,路段全長45公里,從莫拉克風災至今12年沒開放通行,這次雖然採緊急戒護通行,但本報記者下山時遇到午後傾盆大雨,許多路段路面落石不斷, 路面排水不及泥濘不堪,加上多處工程施工處會車狹窄,午後又容易起濃霧影響視線,公路局表示現階段真的不適合開放通車讓一般民眾上山,也希望不久將來能夠順利完成工程,讓民眾再度見證南橫雲海夕陽之美。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在山中與世隔絕。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在山中與世隔絕。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著名的中之關古道是許多山友最愛前往的步道,去年十月曾對外開放不過又因這次斷橋事件再度封閉。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著名的中之關古道是許多山友最愛前往的步道,去年十月曾對外開放不過又因這次斷橋事件再度封閉。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31日通車,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其中當時的段長陳武雄在勘查時被落石擊中殉職,公路局特地設立銅像紀念。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31日通車,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其中當時的段長陳武雄在勘查時被落石擊中殉職,公路局特地設立銅像紀念。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天池小隊目前沒有人員駐紮。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天池小隊目前沒有人員駐紮。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東段因為許多路段路面落石不斷, 路面排水不及泥濘不堪,加上多處工程施工處會車狹窄,午後又容易起濃霧影響視線,公路局表示現階段真的不適合開放通車讓一般民眾上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東段因為許多路段路面落石不斷, 路面排水不及泥濘不堪,加上多處工程施工處會車狹窄,午後又容易起濃霧影響視線,公路局表示現階段真的不適合開放通車讓一般民眾上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在山中與世隔絕。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在山中與世隔絕。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在88風災後地質不穩,許多路段還是可見裸露土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在88風災後地質不穩,許多路段還是可見裸露土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8月7日因高市桃源區明霸克露橋橋面板遭玉穗溪沖毀,導致復興、梅山及拉芙蘭里里民眾受困,居民飼養的家畜差點因沒有飼料餓死,還好這兩天已經運回飼料。記者劉學聖/攝影
8月7日因高市桃源區明霸克露橋橋面板遭玉穗溪沖毀,導致復興、梅山及拉芙蘭里里民眾受困,居民飼養的家畜差點因沒有飼料餓死,還好這兩天已經運回飼料。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唯一的梅蘭部落加油站因為這次斷橋事件已經關閉。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唯一的梅蘭部落加油站因為這次斷橋事件已經關閉。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高雄端目前外觀完好如初,跟封閉前原貌相同。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高雄端目前外觀完好如初,跟封閉前原貌相同。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旁的百岳之一關山嶺山登山口,是許多山友的攻頂目標,卻因為道路封閉12年無法前往攀登。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旁的百岳之一關山嶺山登山口,是許多山友的攻頂目標,卻因為道路封閉12年無法前往攀登。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東段因為許多路段路面落石不斷, 路面排水不及泥濘不堪,加上多處工程施工處會車狹窄,午後又容易起濃霧影響視線,公路局表示現階段真的不適合開放通車讓一般民眾上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東段因為許多路段路面落石不斷, 路面排水不及泥濘不堪,加上多處工程施工處會車狹窄,午後又容易起濃霧影響視線,公路局表示現階段真的不適合開放通車讓一般民眾上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著名百岳塔關山登山口,是許多山友的攻頂目標,卻因為道路封閉12年無法前往攀登。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著名百岳塔關山登山口,是許多山友的攻頂目標,卻因為道路封閉12年無法前往攀登。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東段因為許多路段路面落石不斷, 路面排水不及泥濘不堪,加上多處工程施工處會車狹窄,午後又容易起濃霧影響視線,公路局表示現階段真的不適合開放通車讓一般民眾上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東段因為許多路段路面落石不斷, 路面排水不及泥濘不堪,加上多處工程施工處會車狹窄,午後又容易起濃霧影響視線,公路局表示現階段真的不適合開放通車讓一般民眾上山。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31日通車,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其中當時的段長陳武雄在勘查時被落石擊中殉職,公路局特地設立銅像紀念。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31日通車,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其中當時的段長陳武雄在勘查時被落石擊中殉職,公路局特地設立銅像紀念。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31日通車,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為感念闢路先賢的犧牲奉獻,特在天池設置長青祠以供悼念。。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於1968年7月動工,1972年10月31日通車,因工程甚為艱鉅,共計有116位工作人員罹難,為感念闢路先賢的犧牲奉獻,特在天池設置長青祠以供悼念。。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武雄橋路段因為坍方嚴重,目前路面還是崎嶇不堪,通過時必須小心落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武雄橋路段因為坍方嚴重,目前路面還是崎嶇不堪,通過時必須小心落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在88風災後地質不穩,許多路段還是可見裸露土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在88風災後地質不穩,許多路段還是可見裸露土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向陽工作站是往熱門登山路線嘉明湖的必經入口。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向陽工作站是往熱門登山路線嘉明湖的必經入口。記者劉學聖/攝影
8月7日因高市桃源區明霸克露橋橋面板遭玉穗溪沖毀,導致復興、梅山及拉芙蘭里里民眾受困,居民飼養的家畜差點因沒有飼料餓死,還好這兩天已經運回飼料。記者劉學聖/攝影
8月7日因高市桃源區明霸克露橋橋面板遭玉穗溪沖毀,導致復興、梅山及拉芙蘭里里民眾受困,居民飼養的家畜差點因沒有飼料餓死,還好這兩天已經運回飼料。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雜貨店因為這次斷橋事件物資全被搶購一空。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里部落雜貨店因為這次斷橋事件物資全被搶購一空。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著名的中之關古道是許多山友最愛前往的步道,去年十月曾對外開放不過又因這次斷橋事件再度封閉。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著名的中之關古道是許多山友最愛前往的步道,去年十月曾對外開放不過又因這次斷橋事件再度封閉。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旁的百岳之一關山嶺山登山口,是許多山友的攻頂目標,卻因為道路封閉12年無法前往攀登。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旁的百岳之一關山嶺山登山口,是許多山友的攻頂目標,卻因為道路封閉12年無法前往攀登。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在88風災後地質不穩,許多路段還是可見裸露土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在88風災後地質不穩,許多路段還是可見裸露土石。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向陽工作站是往熱門登山路線嘉明湖的必經入口。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向陽工作站是往熱門登山路線嘉明湖的必經入口。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美的天池到檜谷路段旁有上百年的檜木直竄天際,漫步其間可享森林浴。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美的天池到檜谷路段旁有上百年的檜木直竄天際,漫步其間可享森林浴。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8月7日因高市桃源區明霸克露橋橋面板遭玉穗溪沖毀,導致復興、梅山及拉芙蘭里里民眾受困,居民飼養的家畜差點因沒有飼料餓死,還好這兩天已經運回飼料。記者劉學聖/攝影
8月7日因高市桃源區明霸克露橋橋面板遭玉穗溪沖毀,導致復興、梅山及拉芙蘭里里民眾受困,居民飼養的家畜差點因沒有飼料餓死,還好這兩天已經運回飼料。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最高點大關山隧道目前無損。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公路梅山部落居民居住在深山中,進出只能靠南橫公路聯繫。記者劉學聖/攝影

南橫 台東 災後

延伸閱讀

影/民間送愛到南橫 物資源源不絕進入部落

天氣良好助力 桃源勤和到復興便道估25至29日可搶通

影/南橫明霸克露橋空拍 工程單位搶月底前通車

花3小時南橫接駁 小妹妹總算嘗到麵包滋味

相關新聞

斷橋芒果運送成本翻倍果農急哭 路上攔車求運下山

高雄明霸克露橋遭沖斷第15天,不少農民擔心血本無歸急哭,為了讓受困居民整補,也讓農產能順利送下山,昨天起開放東部路段,解...

南橫斷12年緊急開放 桃源孤島困2周解圍

高雄市桃源區南橫公路明霸克露橋八月七日遭土石沖毀,四百多名居民受困在形同孤島的復興等三里近兩周,公路單位昨天緊急開放南橫...

觀察站/南橫斷橋啟示錄 未必人定勝天

南橫公路的壯闊景色令旅人期待,沿線居民更企盼一條安全回家的路,但這個心願能否實現,前途未卜。高山工程變數多,困境還有天候...

南橫直擊2.0…埡口大崩壁 「蜘蛛人」搏命拚通車

高雄市桃源區南橫公路明霸克露橋上月七日斷橋,致山區三里居民形同受困孤島,公路單位上月底搶通臨時便道。行政院長蘇貞昌十三天...

南橫斷橋 運費暴增 芒果農哭了

南橫東段原只規畫昨天、前天開放三個時段,供高雄桃源山區受困居民通行,公路總局表示,斷橋處便道已有六成進度,預計本月廿五日...

影/路斷產銷壓力倍增 災區芒果農哭了

高雄桃源區復興等3個里居民因聯外道路不通受困近2周,昨天終於有南橫公路東段可通行,許多居民攜家帶眷下山補貨,果農則忙採收...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