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又爆中央的料 柯文哲:520總統就職大典在北流

評/父母離異後 當「子女會面」的戰場延伸到校園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心與腦之爭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心的傳說

讀古書很有趣,除了能長知識增智慧之外,裡面有些笑話可以笑死人。比方說,隋朝的文人侯白著作的《啟顏錄》,就是一部很好笑的笑話集。侯白自己愛講笑話,又很會講笑話,結果就跟同樣愛講笑話的當朝宰相楊素交上了朋友。《啟顏錄》中的許多則笑話,就是侯、楊兩人的談話紀錄。當中有一則是這樣的(翻成白話):

楊素:「現在有一個很深的坑喔,好幾百尺深,你進了坑,請問用什麼辦法才能出來?」

侯白:「我什麼別的工具都不用,只要有一根針,就出得來。」

楊素:「用針幹嘛?」

侯白:「我用針在頭上扎一個洞,讓腦袋裡面的水流出來,放滿了坑,我就游泳浮上來啊。」

楊素:「腦袋裡面哪有那麼多的水?」

侯白:「我腦袋裡要是沒有那麼多水,當初怎麼肯進那麼深的坑?」

大概很少人知道,今天大家用慣了的「腦袋進水」一詞,其實是將近一千五百年前的古人侯白發明的。

這個笑話告訴我們一件事,就是早在一千五百年以前,至少有某些中國人已經認識到,腦袋才是智能的所在。可惜,這一直都不是中國古代的醫學共識。

在先秦以至於漢代正統的哲學系統中,「心」才是掌管人的感情以及思想的主角,「腦」則很少被提及。漢代以後,《黃帝內經》問世,它更以其醫學權威的地位,把心的功用定了調。其中像「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心者,五臟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也」等等主張,明確地把思想、感情、記憶都放在了心,對於腦反而少有發揮。

巧合的是,在西方的情況也差不多。古埃及人把心臟當作是人的本質以及善惡之所在,而認為腦子是個沒有用的器官,所以做木乃伊時,會把心臟慎重地放在罐中封藏,以待主人的復活,而沒有用的腦子則隨便丟棄。西元前四世紀,希臘的大哲學家亞里士多德橫空出世,他的影響力極大,想法成為了其後多年西方思想的主流,並被視之為真理。亞里士多德認為智能之所在是心臟,卻對腦編排了一個任務,說腦子只不過是個「防止心臟過熱的散熱器」。

所以,處在差不多同時期的古代中國哲人們,與西方哲學家們,基本上想法一致,就是心才是人類的靈魂之主,而腦不太需要討論。

平心而論,在沒有科學觀念的中西古代,這樣的看法相當可以理解。古人憑經驗觀察,人的心臟停止會造成生命喪失,而生命喪失也必然伴隨著思維活動的停止。此外,一個人在有思慮、心情激動時,心臟跳動會隨之加速,甚至引發「心痛」、「心酸」、「心寒」等等的生理感覺。那麼自然而然,人們就認為心臟必然掌管著心智與精神的狀態了。

腦的時代

歐洲的十六世紀擺脫了黑暗時代,迎來文藝復興。當時出現了一位劃時代的解剖學家兼醫生維薩里(Vesalius)。他描繪了腦部與神經的構造跟功能,並且正確地指出,感情、記憶這些功能,其實是位在腦質裡面。維薩里之後,西方醫學界對心與腦的理解基本上走上了正途,無人再混淆它們的角色,學者們進而開始研究,腦部的哪些結構分別掌管心智的哪些功能。

在中國,情況比較不明朗。從漢代以後,一直到元、明,儘管有愈來愈多的文人儒者,在文章中把「腦」與思想意志做出了模糊的聯繫,但反而是傳統醫學界尚且懾於《黃帝內經》的權威,沒人敢挑戰「心」的地位。著名的醫家與醫論在提到「腦」時,對它的角色定位都有點遮遮掩掩,一筆帶過,無人把思想感情的本體從心拿開,還給腦子。

一直到了清代,距今兩百多年前,出現一位特立獨行的醫學家,名叫王清任。王清任是武生出身,並且有武官職,卻對醫學特別有興趣,所以改行行醫。他對之前古代醫學的可靠性有意見,曾說:「著書不明臟腑,豈非癡人說夢,治病不明臟腑,何異盲子夜行?」

也許因為王清任是武人出身,膽子壯,就做了一件以前的中國醫家很少做過的事:到瘟疫災區以及刑場,觀察屍體的內臟位置,將其所見繪製成〈親見改正臟腑圖〉,並且揪出前人醫書的種種錯誤,寫成一部書《醫林改錯》。

《醫林改錯》中有一篇〈腦髓說〉,可以說是中國出現的第一篇對腦功能以及腦疾病的「有觀察、有辯證、有近乎正確認識」的奇文。他說(白話意譯):

「……智能跟記憶,明明就在腦而不在心。這話我本來不該說,說了人家也不會聽我的,但我要是不說,那麼多疾病大家不知道根本原因,是要怎麼去治?」

「……人家都說,智能是在心,但你要是真看過心,就知道心位在胸中,接了好多這根那根的管子,通往身體的好多地方。所以,心顯然是『氣』的出入通道中樞,跟智能與記憶有何關係?」

「……你看那嬰兒剛生出來,就是因為腦沒長全,所以腦窗門是軟的,人都呆呆的。腦子漸漸長大,人才變得愈來愈聰明,接著人老了以後,腦變得愈來愈空,記憶就變差了,不是嗎?」

「……然後你再看喔,癲癇症俗稱羊羔風,發作的時候,像不像『活人死腦袋』?說他是活人,因為他肚子中有氣,四肢會抽搐;說他是死腦袋,因為他腦子沒活動,耳朵也聽不見,眼睛上吊好像死了一樣。……抽完筋後,病人會頭疼昏睡,那是因為『氣』雖然回到了腦裡面,卻暫時還不夠的關係。……參考這些現象,難道不是智能在腦的證據嗎?」

可想而知,王清任這種對傳統醫學大膽革命的舉動,被當時的醫家們視為白目,說他狂妄,「在屍體堆中、殺人場上學醫道,東拼西湊,就自以為比古聖賢還厲害了」等等。可想而知,他在腦與心這個題目上的先進見解,當然不會被採信,也就對中國醫學幾乎沒有產生任何影響。接下來的中國人要等到「西學東漸」,看到西方醫學的種種客觀證據之後,才不得不承認腦是「神明之主」了。

現代人可能會納悶,為什麼不論是在中國還是在西方,我們今天視為理所當然的腦與心的區別,前人卻花了那麼長的時間才弄明白?那個關鍵可能在於,大多數人都只會蹈襲前人的見解,習以為常,只有罕見的英傑之士,才敢於獨立思辨,取而代之吧。

屍體

相關新聞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心與腦之爭

心的傳說 讀古書很有趣,除了能長知識增智慧之外,裡面有些笑話可以笑死人。比方說,隋朝的文人侯白著作的《啟顏錄》,就是一部很好笑的笑話集。侯白自己愛講笑話,又很會講笑話,結果就跟同樣愛講笑話的當朝宰相

林德嘉/小心,別成為喋喋不休的大人!

從幼兒聽得懂大人講話時開始,我們就不斷地聽父母、老師,或其他長輩的教誨──要用功讀書,做事要有恆心、勤奮、誠實等。輪到我們長大成熟、成家立業後,又以類似的口吻諄諄教誨下一代。 在人類歷史上,這些教

吳彧/Tempo=72

書店是適合行板的地方。 而行板,是屬於一個人的拍調。 比如一些懶散而憂傷的下午,無恥地奢望能去一些遙遠的地方,做遙遠的事情。這種時候,我會帶著像是打開餅乾盒裡紙條的心情,前往獨立書店。隻身逛獨立書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