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2020台北國際書展

抽中李登輝到馬英九的勝選密碼 大數據站韓國瑜這邊?

色情圖竟是韓粉製作 徐世榮:韓營又抹黑自己栽贓對手

【閱讀生活】吳姵瑩/你是父母的孩子,卻不是伴侶的另一半

2019-06-22 06:00聯合報 吳姵瑩

圖/豆寶
圖/豆寶
分享

高中認識Sherry時,我覺得她很特別。她沒有少女那股天真,卻有著特別的成熟和沉穩。一晃眼,我們也約莫十多年沒見,卻一直是臉友。某天她用臉書敲了我,說看到我的文章所以想跟我聊聊,因為她在婚姻裡很不開心。

「怎麼啦你們兩個?」我們約在陽明山安靜的茶館,見到他們我就開門見山地問。「我們……」她欲言又止,看了先生一眼,先生示意她繼續說,「我們相處出了狀況,他一直覺得我給他很大的壓力……」

「這樣說好了,最近診所事情愈來愈多,每一次我們討論我都覺得她忙到不想聽我說話,我很看不慣她這樣……」先生等不及上茶,已經開始抱怨。「每次跟她討論是不是要休息一陣子出國度假,她都跟我說太忙、放不下,我不懂為什麼她要一直拒絕我的提議,不管是生活上的,還是工作上的!」先生滿臉的挫敗。

我看向朋友,但她只是無助又無奈地搖搖頭,我納悶地看著她的反應。「我真不知道我要說多少次她才要聽,我們賺的錢很夠,根本不需要擔心。但她居然說我根本不懂得防患未然,好像我過太爽都只有她在擔心一樣。」先生繼續說。

「有啦,我後來覺得太累,身體也開始出現毛病,就有調整自己多排幾天休假,也開始放手讓下面的人去做。這不是因為他一直念我,是我真的覺得應該要調整。」

「所以聽起來你們的家庭生活被擠壓了?」我一邊讓服務生上茶,一邊問道。「我開始覺得有沒有家庭生活應該快沒什麼差別了。」先生不太高興地說著。「有啦,我真的有在調整……」朋友開始解釋。先生這時搖頭撇嘴。我心裡警鈴大作,真的非常不妙。

「所以是什麼讓你們想找我喝茶?」喝茶兩個字幾乎等於諮詢了,既然朋友一場,我也只能有限度的幫忙。他們兩人對看一眼,朋友說:「他覺得我無法溝通,決定搬回老家住;如果這個情況沒有改善,他就不想走下去了。」這時她含在眼中的淚水,瞬間潰堤。

我手撫著精緻的陶杯,思考著剛才的對話。有太多面向的問題可以切入跟深入,我腦海裡出現許多假設。「先生剛才說的這些話,妳有聽懂嗎?」「有啊,他不要我這麼忙這麼累……」「那是什麼意思?」我繼續問。「就是不用把事情攬起來做……可是……」

那瞬間,我覺得我終於可以讀懂那個總是坐在補習班第一排、乖巧又沉靜的她,內心裡真正的「孤寂」,以及偶爾皺眉的憂慮。在那一刻我也才懂得,不管是身為單純的學生、醫生還是人妻,她總是有擔負不完的責任、忙不完的事務,也才終於理解在她身旁的人看似輕鬆卻又無用武之地的無奈。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當年我那些嬌羞少女情懷與煩惱,對她而言根本是小菜一碟,因為她要操心的遠超過這些兒女私情。她有年邁的父母與弟妹等著她的獎學金和工讀費,得到的書卷獎也全上繳家庫。我在後來才知道:當年因為她成績超級優異,補習班根本是拜託她去上課,讓他們有得宣傳。

她根本無法停下工作,也無法享樂。因為當她空閒下來時,占滿她腦海的並不完全是先生的抱怨,而是母親那張勞苦的臉以及日漸消瘦衰老的身影。她也不太喜歡跟先生討論太多財務上的事,因為她一直都會把自己收入的一部分拿回家給母親,擔心家裡的錢萬一不夠用,母親就會再次受苦。

Sherry的父親曾經營自己的事業,一度意氣風發,卻在投資失敗後變得頹喪。更令人痛苦的是,父親因為過度憂鬱而發生車禍意外,讓事情雪上加霜。從國二起,她就無法輕鬆當學生,因為家裡有個更不輕鬆的人。父親大半時間都待在自己的房間裡,母親兼了兩份工作,她則是一回家就忙著煮飯、盯弟妹的功課,再推著父親去散步。她總在午夜才開始匆忙地寫功課,也因此練就了盡可能把握時間念書,或在聽講時就熟記的功力,因為她沒有時間。

這個家,就彷彿失去了父親。父親健康時,能陪伴家人的時間原本就很少,但至少那段時間,母親還有笑容。出事之後,父親除了失去健康的身體,更失去意志力,無法賺錢養家也讓他不願與人往來,更變得暴躁易怒,有一段時間甚至不斷叫小弟去買酒。

約莫六七年後,頹喪的父親終於重新振作,當時她已經在念醫學院,但似乎好景不常,不到兩年父親就因為生意不如預期而再次陷入頹喪,精神狀況開始時好時壞,母親也變得更加辛苦。一直到孩子們都有能力賺錢後,家裡才穩定下來;但家庭陷入經濟困境的陰影一直停留在母親的心底,使她不願享樂,也不願讓自己過得舒服些。

當Sherry成為母親的照顧者,就成為在關係中習慣過度付出的人。她學會給、習慣他人對自己的依賴,卻不習慣收。像這樣的人,對愛的接收器可能來自於他人的依賴和負擔的重量,不一定來自於他人的給予、關懷和心疼。但當關係中的另一方沒有感覺被需要,只感覺被弱化時,關係就會非常危險。

所謂的「成年小孩」,並不全然是長不大的小孩,有時候是因為他們在心中將父母其中一方視為自己的全世界,甚至是隨時會有危險、可能崩塌的世界。他們一邊焦慮地在這個世界中受到庇護,一邊又想盡辦法去顧全這個世界。

當成年小孩得以離開這片天地,首先他要能知道自己可以放手,不全然只是父母對小孩放手。知道自己離開後,有人能照看自己最在乎的人,他們才能真正飛出去成就自己,而不是繼續當孩子,或是也讓自己的伴侶進入這個世界,與你共同「孝」與「順」。當母親這層被照顧的需求被滿足、總是有孩子們陪伴,夫妻關係就會繼續處於失落狀態,孩子也就更需要繼續待在母親身旁。

要邀請並賦權父親回到丈夫的位置,你會需要練習鬆開心中對父親的埋怨,去看見父親事業心的背後或許並不只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家庭和家族。你需要去看見他所背負的更高的責任感,以及更深層的愛。同時,你也需要練習鬆開心中母親的勞苦形象,了解她是為了家庭才背負強大的責任與愛,當然也包含了歸屬感、生活重心以及人生方向。

當你有這些層次的理解,才能退出父母的夫妻關係、回到自己的親密關係,也才有機會傳承與延續家族的愛和使命,不因上一代的悲苦葬送自己的幸福。

●摘自遠流出版《不願放手的父母,過度涉入的你》

補習夫妻婚姻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