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注意!今天低溫下探20度 雙颱撲日對台沒直接影響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最小的國家

2019-05-15 06:00聯合報 上田莉棋

「每隻狗有權去做狗。」

「每隻貓沒有義務要愛牠的主人,但必須在需要的時候提供幫忙。」

「每個人都有權去不擁有權利。」

「每個人都有權快樂。」

如果我說以上的是國家憲法,你會覺得是離譜、惡搞的事情嗎?為什麼呢?想一想,這不是很基本又合理的事情嗎?

我去過的國家中,最小的是哪裡?不是新加坡、不是馬爾地夫或馬爾他,而是「對岸共和國」。說是國家,這裡並不受聯合國承認。或者說,連發起人也沒有真正要求獨立。

對岸共和國(Užupio Respublika)在立陶宛的首都維爾紐斯市中心,只要來到古城區的河旁邊,走過一條小鐵橋,就正式「入境」了!我約了該國的外交部部長湯馬士見面。

立陶宛的歷史長又悲傷,近代經歷過二戰和前蘇聯鐵幕的陰影,到處都有種淡淡的哀愁,和對自由獨立的渴望。在這樣的背景下,湯馬士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在首都早已荒涼的舊工業區住下來,並故意選在1997年4月1日自擁成國,宣布獨立,對當時的政權做出抗議。聽起來是分裂國家的重大罪名,卻因為在愚人節公布,被政府視為惡作劇,沒有認真對待。

結果二十多年過去了,聽起來相當荒謬的事情向正面方向發展,沒有演變成流血衝突,反而讓對岸共和國成為官方推薦的旅遊景點。這裡有國旗,以白底加藍掌印;每年4月1日國慶日,大家可使用特別發行的貨幣買啤酒。文中開始介紹的憲法,更獲多國大使館協助,翻譯成二十多國語言,以大金屬板陳示在共和國中。

湯馬士不是什麼政治家,本身為作家、詩人,和他見面時,他在酒吧喝得微醺;整個對岸共和國以藝術行為說才更適合。他們也不屬民主制度,雖有總統、內閣成員、大使,但只要有人喜歡做,他就可以委任自己——畢竟沒有薪水,還是要有志之士自願管理。我就認識一位香港人,成為了該國大使。

整個波羅的海地區,對岸共和國是我最喜歡的地區;這裡有很多小店、藝術裝置、咖啡店、藝廊,但我不只是因為好逛而已。區內有不少房子都很破舊,卻很有波希米亞的頹廢風味。當然了,要稱為烏托邦嗎,距離仍相當遙遠。不過那些看似無厘頭的憲法,正正強調每個人都可根據自己的意願,對每件事情擁有做與不做的權利。

最重要是如同湯馬士說的,只要敢發揮想像力、敢嘗試,再荒謬的事情都可能成為一椿好事。

詩人二戰薪水馬爾地夫香港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