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可能沒聾

文/MUZIK

圖/Artigas

從現存的「對話本」內容來看,音樂學者發現,貝多芬晚年可能並非全聾,還有部分聽力尚存。

俄亥俄州州立肯特大學音樂學教授Theodore Albrecht指出,不僅僅是第九號交響曲首演的1824年5月,甚至到了貝多芬參與自己作品的最後一場首演:1826年3月的第十三號弦樂四重奏(Op. 130)時,都並非充耳不聞;直到他1827年去世前夕,左耳也都還保有部分聽力。

貝多芬的聽力從1798年開始衰退,在1812至1816年間,他試著用聽筒微幅改善情況。自1818年起,他帶上空白的「談話本」,讓想與他說話的人快速寫下想講的內容,他讀過再大聲回答對方。

對話本上1823年的一段內容提到,作曲家來到自己喜歡的咖啡廳,遇到同受聽力喪失之苦的陌生人向他尋求指點,他在本子上匆匆寫下建言:「沐浴(與)鄉間空氣對很多事情都有幫助,只是不要太早使用任何裝置(聽筒)——我正因如此,得以留下左耳部分聽力。」他還補充:「可能的話,透過書寫來(對話)較佳,耳朵可以藉此休息。」1824年,一位音樂家拜訪貝多芬,在本子上告訴他:「你已經可以單獨指揮整首序曲……指揮整場音樂會對你的聽力負擔太重,所以我建議你不要。」

Albrecht表示,現存於波昂的2本與柏林國家圖書館的137本對話本,堪稱足以顛覆樂界目前的認知,他目前已經找到23條與聽力直接相關的內容,估計還有數十處將會逐漸浮現:「他還是能聽到一些東西的。」

有些音樂學者認為,隨著聽力的逐漸喪失,貝多芬更偏向在曲中使用中、低音域,到他完全耳聾時,才又憑記憶與想像,重拾高音域。但看看第九號交響曲的樂譜,短笛與低音提琴不但同時出現,而且曲中使用了全部音域,Albrecht由是分析,這種說法不甚可信。他正在進行編輯對話本,並首度譯為英文的龐大計劃,預估將集結為12冊出版,相較於始自1968的德文學術版,英文版將以廣博的註腳幫助讀者探索難以解讀的內容。

Albrecht認為,貝多芬不避艱困締造的成就,絲毫不因「並非全聾」而有所減損;值其誕辰250週年之際,更將繼續為後世傳頌。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

《MUZIK閱聽古典樂》

《MUZIK AIR古典音樂線上聽》

相關新聞

貝多芬可能沒聾

從現存的「對話本」內容來看,音樂學者發現,貝多芬晚年可能並非全聾,還有部分聽力尚存。

大都會歌劇院停工 解散雇員

面對新冠病毒危機,紐約大都會歌劇院解雇了包括歌劇院管弦樂團、合唱團、舞臺工作人員等所有工會員工,並通知他們,薪水只付到3/31為止。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