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景/就算淨利潤掛蛋 東尼巧克力也要幫助可可農

位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東尼寂寞巧克力旗艦展售店,有拉霸讓遊客自行拉巧克力試吃,非常霸氣。 圖/卓瑜玉攝影
位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東尼寂寞巧克力旗艦展售店,有拉霸讓遊客自行拉巧克力試吃,非常霸氣。 圖/卓瑜玉攝影

非典型經營 破壞式創新

營運15年,東尼在巧克力產業掀起「破壞式創新」旋風,在荷蘭市占率約兩成,「開放透明」是品牌特色:開放生產鏈、歡迎消費者提供配方、自製外包裝。

他們更開放零奴工可可豆供應鏈,只要生產商使用來自東尼巧克力的原料,都可掛上「零奴工」斷鎖標章、成為終結奴工的一員。台灣已有廠商願意加入東尼的無奴工生產鏈。

東尼的大膽創新,還體現在導入最夯的「區塊鏈」技術,目前有一套「可可豆追蹤」技術,類似產銷履歷登錄概念,由生產鏈上的多方關係人如實上傳登錄數據。導入區塊鏈是為建立匿名可追溯交易的平台,因為處理可可豆漫長生產鏈中,從農園採收、裝填、運輸、儲存等環節,都可能發生錯置、隱匿,而混入血汗可可豆。

不過漢克揚說,區塊鏈技術還在試驗階段,真要談發揮大改變,現在確實還太早了點。

東尼另一項跌破眼鏡的創新,是在2018/2019年報中承認兩件事。第一,東尼並不保證在自家生產鏈中已達成「100%零奴工」目標。儘管2017年全面調查,並無發現奴工案件,但隨東尼規模快速擴張,他們並不敢保證所有新加入的合作社及農園有零星剝削人力的違規情事。另方面,他們不希望「100%零奴工」的標榜,導致生產端隱匿奴工或不願加入。

第二,東尼巧克力也在年報中承認,儘管去年營收成長26.6%,卻是0%淨利潤,主要原因是利潤投入規模擴張及系統迭代。

去年東尼寂寞巧克力銷售4300萬片巧克力,提供6624位農夫超過300萬美元額外營收,東尼幫每位農夫家庭每年多掙台幣1萬3千多元,多年不被撼動的西非可可農生活條件終於變好。他們幽默說,上年度東尼寂寞巧克力是「0% profit, 100% impact(零淨利潤,百分之百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