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景/零奴工巧克力 要甜蜜不要血汗

荷蘭的巧克力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致力提升西非可可農的生活。 圖/東尼寂寞巧克力提供
荷蘭的巧克力品牌「東尼寂寞巧克力」,致力提升西非可可農的生活。 圖/東尼寂寞巧克力提供

巧克力代表幸福滋味,但如果目睹可可豆產地西非的農民慘況,恐怕讓人想哭。生產全球超過六成可可豆、西非的象牙海岸及迦納,至今仍有250萬名奴工及童工,每日低於1美元的工資。為終結血汗可可奴工,開啟最響亮一槍的,是誕生於荷蘭、以「零奴工」為目標的「東尼寂寞巧克力」。

記者想終結奴工 自己開公司

故事始於2003年。荷蘭記者Teun van de Keuken發現超過20%的西非可可工人在惡劣環境中工作,被強迫以工抵債,或遭鞭打、挨餓、禁足,童工被販運到農園勞動,每日工資卻不到1美元,令他非常感慨。

血汗奴工存在已久,早在2001年,國際大廠例如雀巢、Mars、M&M's、Hershey's等共同簽署「哈金安格協議」,同意消除西非可可園受迫奴工。然而Teun發現,多年過去,奴工困境未獲改善。

扯斷鎖鍊標章,是東尼巧克力的對抗宣言 圖/東尼寂寞巧克力提供
扯斷鎖鍊標章,是東尼巧克力的對抗宣言 圖/東尼寂寞巧克力提供

以巧克力罪犯自首 轟動荷蘭

Teun主動寫信名嘴歐普拉(Oprah),聯繫雀巢公司,都得不到具體回音。他憤而以「巧克力罪犯」之名向警察自首,自請受刑。

Teun說,購買血汗巧克力就如同購買贓車,明知產品在生產過程前端不合法還購買,就是犯罪。此案後來遭法院駁回;然而Teun的瘋狂行徑,讓荷蘭產業界、政治圈、媒體及消費者逐漸認識到「零奴工」概念,只是他的孤軍奮戰還不足以撼動產業,決心自己創一家巧克力公司。荷文Teun即為英文Tony,lonely代表改革的孤單之路。

想證明不用剝削 仍有利可圖

東尼品牌理念很快獲得迴響,但東尼巧克力體認到,賣巧克力是商業行為,就算附帶「零奴工」的道德理想,消費者用鈔票為良心企業埋單的風潮只是一時的,最終仍須靠可持續、可獲利的商業模式「直球對決」,向業界證明「不用剝削奴工,照樣有利可圖」。

這樣的不以獲利為唯一的「不正常」經營理念,成為明顯的品牌識別,這樣的商業模式正方興未艾,東尼寂寞巧克力來台,應不會太寂寞。

首席巧克力官貝特曼:東尼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而是一間「製作巧克力的影響力公司」,賣巧克力獲利不是目的本身,而是我們達到百分之百零奴工的終極目標的方法。 圖/卓瑜玉攝影
首席巧克力官貝特曼:東尼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而是一間「製作巧克力的影響力公司」,賣巧克力獲利不是目的本身,而是我們達到百分之百零奴工的終極目標的方法。 圖/卓瑜玉攝影

首席巧克力官貝特曼:

東尼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而是一間「製作巧克力的影響力公司」,賣巧克力獲利不是目的本身,而是我們達到百分之百零奴工的終極目標的方法。

5大主張 終結剝削

1.與西非可可豆農建立直接且長期的關係

2.支付更高價格讓農民有足夠收入足以維持生計

3.簽訂至少五年的長期合約

4.協助導入科技或技術體系扶植農民

5.投資種植產銷專業知識,輔導種植多樣化

東尼巧克力哪裡買

●2019.12起

家樂福大賣場、家樂福超市

●2020.2月起

主婦聯盟、HOLA、SOGO忠孝館百貨超市、安永鮮物、生態綠網購

●2020.3月起

city super。另有百貨超市、超商及電商洽談中

資料來源╱鄰鄉良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