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疇/台積電列焦土,還有什麼不可以?

聯合報 范疇
范疇
台積電。路透

過去兩年來,事態已經很清晰:美國政府和中共政權,都已將台灣定位為世界爭霸戰之核心利益,也就是「兵家必爭之地」。儘管雙方都還在用政治語言唱一些和平的高調,但在各自政治、經濟、社會的現實壓力下,看來都再唱不了太久,大概一年吧,頂多兩年。原因很簡單,雙方肚子裡都明白,自己唱高調時,對方正在磨刀;自己唱越久,對方的刀就越利。

非官方的智庫或離職人員,則沒有政治顧忌,紛紛推出對最糟狀況的分析及對策。從前國安顧問歐布萊恩建議台灣在全台所有警察局部署刺針飛彈作為最後一道防線,到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期刊論文《覆巢戰略》中建議,台灣政府協同美方制定各種「焦土戰略」,包括對台積電廠房實施自毀機制。

台灣社會看到這些「末日對策」,肯定心理不舒服。這反應我完全理解,因為我於二○二一年四月提出的《為什麼台灣需要廣設靶場》,立論先於他國智庫,但社會的回饋多半是沉默和嫌惡。八個月後的今天,美國人提出來了,台灣作為局中當事人,還要繼續心理迴避嗎?

無論是歐布萊恩的警局部署刺針飛彈,還是《覆巢戰略》建議的台積電廠房實施自毀機制,還是我所提倡的廣設二百靶場、形成地方民防機制,思路基礎都是一致的:清晰的嚇阻決心,才是防戰的根本。《覆巢戰略》一文長達十五頁,剖析可謂詳盡,但遺漏了一個最關鍵的道理,引述我文如下:「在被迫一戰的情況下,什麼叫贏?什麼叫輸?台灣只要不被全境土地占領,就叫做贏。全台土地被全境占領了,才叫做輸。敵方要的是台灣這個島;即使摧毀了島上的一切,若占領不了這個島,敵方就算輸了。因此,駭止敵方啟動戰爭的最有效方法就是:讓敵方知道,無論是用封鎖戰、電磁戰、飛彈戰、登陸戰,或任何形式的摧毀戰,它都無法有效占領全台的土地」。

美國戰略界以美國利益為中心分析「末日景象」之對策,這沒什麼好驚訝氣憤的,日本肯定也在做它的末日對策。倒是台灣,身為局中焦點,卻對涉及自身的最糟景象想都不敢想、談都不敢談,這只是彰顯了台灣作為一個國家,人民還有待「轉大人」。

台灣必須「明碼標價」,讓北京知道,對台灣動武的代價就是政權的滅亡。二○二○年八月十日,前總統馬英九表示,中國的攻台戰略就是「首戰即終戰」,我當天就在臉書上大大貼了兩句話:「首戰即獨立、終戰即共亡」,至今尚在。這就是台灣應該做的明碼標價動作。順帶提一句,「首戰即獨立」來自馬英九執政時的國民黨高層,顯示頭腦清楚的人還是有的。

在「以嚇阻止戰」的大戰略下,如果連台積電都可以「被焦土」,那還有什麼不可以想像的?二○一八年在香港的「香江論壇」中,我直接對聽眾內的中聯辦高官說:「如果北京膽敢對台灣動武,是我的話,我就會出兵釣魚台,引出日本來和中國決鬥」。此話當時被台灣社會視為天方夜譚,然而就在二○二一年十一月分,意外的從台灣一位退役高級將領得知,多年前在一場美、日、台的聯合軍棋推演中,得到的結論就是如此,日本政府嚇得隨即祭出轉手釣魚台與民間的動作。

為了止戰、為了防止「末日景象」,有什麼不可以納入想像的?二○一八年提出的「太平島國際招標」概念,應該進行了。文末,再提一個天方夜譚:核廢料放到哪裡?放到東沙群島去。(作者為跨界思考者)

美國 飛彈 台積電

延伸閱讀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