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專區 法律外性愛租界?

聯合報 朱立安/教(嘉義市)
嘉義市議員「顏色不分藍綠支持性專區顏色田慎節」,手拿提案要求市府評估成立性專區可...

半年前,聯合報有篇妙筆生花的「木都嘉義一日漫遊」,可能吸引不少人前往,幻想小城的人住在饒富古趣的小木屋,常在戶外漫步;走累了,就到有三百多年荷蘭古井的網紅街喝杯精品手沖咖啡,然後去公園廣場跟一群大媽跳「火肌舞」,或者,到文化夜市旁露天卡拉OK尬歌。

倘若,這些人為編織的「城市真實生活」仍無法滿足觀光客獵奇,「木都嘉義」又出現了新點子:嘉義市議會已經通過,將評估設置性產業專區。

客觀看,木都老城區街道狹窄、單行道多、人車爭道亂象層出不窮,並不適宜設置性專區。若考量外縣市旅客住宿、交通便利、動線流暢、鄰近醫院和藥房,最合適地點應該是六線大道忠孝路,從文化中心到耐斯王子大飯店那段。

性專區規畫牽涉財團、房地產、千絲萬縷的政商利益。不連任的官員不會認真接下燙手山芋,而提案與附議的民代,講好聽是盡言責,講難聽是嘴砲,只會說些政治正確、討好年輕人、不用扛責任的甜言蜜語。由此,不難看出台灣當前所謂民主政治的傾向與水平,頗值得正在拚搏明年選舉的人警惕!

純粹就性專區議題思考,試問,性別平權和女權主義的目標究竟是減少賣淫?或為了捍衛性工作者權益而鼓吹賣淫?既然接受賣淫,那麼社會秩序維護法仍明定「娼嫖皆罰,但專區例外」,究竟是彰顯憲法平等權?或把娼嫖視為洪水猛獸,然後設立法律外的性愛租界?

對於性別思想演變,筆者留意到,上世紀六○年代起,歐洲、美國、台灣一路過來的各種解放、飛出牢籠,似乎在美國左派吹起「咪兔」大火後,轉為更嚴厲的管制、桎梏、枷鎖、甚至自我審查,把老一輩突破牢籠的努力全都扔進垃圾桶。用學術語言來講,是女性主義進入「第四波」,身體權的意涵從性愛自主變成關注性騷擾,從搖滾時代追求享受情慾,變成摸一下手就對簿公堂。

我輩文藝青年,誰沒讀過女權主義者山田詠美或愛瑞卡榮格的書呢?當何春蕤在總統府前喊「我要性高潮」,山田詠美是女流文學獎得主,愛瑞卡榮格早也成為美國第二波女性主義的推手,她們用身體、用書寫、用實際行動演繹性高潮。

如今,左右思潮在歐美尚無定論,在台灣卻使情慾流動之討論政治化,轉向「父權壓抑」,包括了政治壓抑、傳統禮教,枝枝椏椏延伸出去,在教育、師生關係、選舉等層面都有顯著影響。

當我們必須從法律面、實質面去處理性產業議題,可想見是諸如登記、註冊、職前訓練、醫學篩檢,甚至如有機蔬菜產銷履歷,用手機掃一下條碼就查到娼嫖雙方良民證,各種由上而下的繁瑣法令。還有,為了性別平權,男娼女娼比例如何分配?同志性愛權益如何顧及?這些,真的是現在懵懂天真爽喊的人心裡想要的嗎?

嘉義 美國 性愛

延伸閱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