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屋頂下/美國原色vs.中國特色 美國待拯救 台灣需自救

聯合報 黃年
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後的起手式是「拯救美國計畫」。 法新社

川普口號是「使美國再度偉大」,但拜登上台後的起手式是「拯救美國計畫」(American Rescue Plan)。世人目睹的景象是:美國不再偉大,需要拯救。

今日世局的軸心在美中鬥爭,二者的消長成敗將決定歷史的走向。

經歷這場以貿易戰為核心的美中鬥爭與疫情考驗,美國自傷嚴重,中國自療迅速。二○一八年中共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時,並未料及美中交惡與疫情發生,但此次修憲卻顯然有利於中國因應內外情勢。反觀美國,一場大選撕裂了國家,隱患四伏,國已不國。

這一場「修昔底德式」的美中鬥爭,勝敗關鍵是決定在制度差異造成的利鈍。亦即,「中國體制」在現階段贏了,「美國體制」在現階段輸了。

法蘭西斯福山用「西方不一定是輸家」來表達「西方其實已經輸了」。他認為,美國是輸在「自戀無知的小丑」川普,而未必是輸在民主體制。但民主體制既然會出現川普這種人物及其狂熱支持者,還是不能不認輸。

世人必須承認並面對的是:這不是要在理念上否定民主體制,而是必須認知極權專政在現實上確實有「制度優勢」。

福山用「資本主義、自由民主vs.社會主義、極權專政」來演繹他的理論,但當前的現實,準確地說,卻是「美國體制vs.中國體制」。因為,這場川普風潮並不能代表所有的「資本主義自由民主體制」,而只是反映了「美國體制」,例如與北歐不同;同樣,中共現行的體制,也不能狹義地稱為「社會主義極權專政體制」(例如與朝鮮不同),而應稱作「中國體制」,福山也認為無可複製。

民主有善,但也有弊。專政有惡,但也有利。「美國體制」在全球化深化後漸漸不能支撐,但「中國體制」卻似愈來愈能駕馭全球化的深化。

在全球化深化以前,美國在型塑國內的經濟關係時,是以一人一票及工會、示威遊行等自由民主機制來調節,使得人民及工人能某種程度地影響政府及資本家。但是,全球化深化後,資本家出走,工廠沒了,所以工會沒用了;再者,國際經濟角力凌駕了國內經濟互動,而一人一票的國內民主制度不能決定外國因素。

因此,「使美國再次偉大」這樣的口號,潛台詞反映的就是美國人民希望加重政府的責任,也更依賴政府。簡略而不完整地說,川普表現的重點是要用國家的力量把崛起的中國壓下去;拜登表現的重點則在加強國家在經濟再分配的責任。二人都在強調政府的角色,因此,川普被稱作法西斯主義,拜登則被指為共產主義。加強政府的角色是必趨之勢,但是「美國體制」辦得到嗎?

美國的未來,當然也繫於美中關係的發展。但美國的問題其實是在內部治理的失敗,不只在把中國壓下去,而是應當使美國自己健壯起來。

因為,中國未必壓得下去。當年美蘇鬥爭,雙方軍力已達「恐怖平衡」,最後是因蘇聯的政治鎮不住內部反側,經濟又遠遠不能滿足民生。因此一場「蘇東波骨牌」也推倒了蘇聯。蘇聯是輸在內部治理。

今日的中國在軍事上已與美國達成「恐怖平衡」,因此美國不能想像用軍事消滅中共。尤其,今日的中共,幾已形成「精算的極權專政」。對內,一方面增進民生利益,一方面鎮壓政治異議,有效地維持了「安定超過異議」的治理績效。對外,除了在國際生產鏈上維持世界工廠角色,尤其更以世界市場來交換國際政經利益。

中共不是蘇聯。中國的內部治理甚至勝過美國,反而造成了撕裂的美國被「和平演變」。

關鍵的因素是,全球化深化後,主導世局的主要力量已非軍事,而在經濟。而「中國體制」在調度管治內外公私經濟因素上強大且靈活,但「美國體制」的經濟操作主腦是在華爾街,而未必在白宮。

例如,中共可以玩撒幣外交,美國則不斷在國際甩鍋。中共可以精準扶貧,但美國的健保改革被稱作共產主義。美國不但基礎建設落後,洛杉磯遊民的帳篷在市區綿延數公里,隨地可見人糞,美國連治理貧民窟的能力都不如第三世界。

此一形勢將隨著AI、機器人、自動化、無人工廠、網路世界的快速發展而愈形嚴峻。如今各國出現博士、碩士擔任外送員就是一個預言景象。當AI凌駕人類,使更多人不能參與經濟活動(失業),更多人不能自我實現(失去自尊),這時國家與政府在經濟再分配及階級再平衡的角色將更形重要。誰較能承當?是「美國體制」或「中國體制」?

其實,美國的問題尚不在「體制」,而更在深層的教育、文化及家庭因素。這個五月花號、獨立戰爭、西部開拓史及南北內戰薰陶的社會,其實一直流淌著個人主義、社會達爾文主義、菁英主義及自由放任的血液。在此可稱它為「美國原色」。現在卻撞上了也是菁英主義但限制自由放任,且以御批欽定的「政治達爾文主義」取代社會達爾文主義,再以牧民思想取代民主運作的「中國特色」。當「美國原色」與「中國特色」對撞,看誰頭破血流?

這一階段「中國體制」與「美國體制」的對撞,暫可作以下不完整的歸納:

由於雙方在軍事上已達「恐怖平衡」,因此只能「鬥而不破」。所以,雙方的鬥爭將以經濟為主軸,而經濟鬥爭則相當程度地決定於政治當局對內外公私經濟資源的控制與操作能力。就此而言,美國政治當局對內外公私經濟的管治操控能力似乎不如中國。這就是文首所說制度差異造成的利鈍所致。

更重要的是,日前《大屋頂下》指出,專政的強項是中心化與效率,民主的弱點在撕裂與無效率。民主放大了個人,專政強大了國家。這也是制度較量的結果,已清楚地呈現在今日的美國與中國。

這樣的發展趨勢,對台灣的影響是:一、中國雖仍前路艱難,但中國崩潰論已愈來愈不可能。二、美國仍然相對強大,但已經壓不住中國。美國要拯救自己,因此對台灣的支持將愈來愈考慮成本對價,呈現戰略收縮,愈來愈趨保留。三、由於以上二端,法理台獨也就會變成絕無可能。四、台灣要自救,必須在尚有迴旋空間之時,站在中華民國上,設法爭取實現「我不台獨,你不消滅中華民國」的「台灣方案」。

中共 川普 拜登 修憲 台獨 外送員 美中關係 華爾街 扶貧

延伸閱讀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