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銅像遭辱/菊劍雙重性格 日人軟土深掘

聯合報 黃世鈺/大學教授(高雄市)
日人藤井實彥日前到台南市慰安婦銅像現場,做出腳踹銅像的動作,被監視器錄下。 圖/...

大二時留日的社會學教授指定《菊花與劍》當做課外讀物,要大家交心得報告。老師說他留日知日,台灣離日本近、曾被日本統治五十年,台日淵源很深,《菊花與劍》寫出日本人的兩面,是大家了解日本人、知道如何和日本人相處的媒介。

有一年夏天,從加拿大開會後,在大阪轉機準備回高雄,因為受到風災滯留,日亞航地勤人員溫委細膩的食宿安排,令人印象深刻。對照最近北海道事件的混亂失序,真是感到錯愕。

日劇常看到彬彬有禮的時裝男女溫文儒雅;轉到古裝劇,江戶的武太郎、盲劍客仗義行俠,也風靡無數曾受日本教育的長輩們。再一翻轉,見聞媒體報導日本來台尋芳客的粗魯蠻橫、黑道對某些台僑的心狠手辣、台灣人在日本受到的凌虐,真是驚悚落差。

日本去來,走在巷弄,望眼尋常百姓大多和善有禮、住家整潔井然;世足賽選手們收拾整潔後才離開,經傳媒曝光,日本教養讓大眾按讚,感覺像是其來有自的日本精神。

反觀慰安婦事實:台灣出門上學途中被劫走的荳蔻少女,臨終前都得不到所謂的公平正義。為什麼韓國的慰安婦,得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台灣好不容易出現的慰安婦銅像,卻受到日本男子「腳麻伸腿」的屈辱?

日本人不一致的價值觀和選擇性的對待,對台灣人的軟土深掘,也相當程度輝映菊花與劍的寫照。

慰安婦

推薦文章

留言

Loadi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