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招新制鑑別率低 頂尖學生「求去」

聯合報 王崇旭/補教界(台北市)
大學入學考試新制將於108學年度分段上路,不少家長反映新制複雜,反倒壓垮學生,贊...

教育部因應一○八課綱展開了為期四年的考招制度時程微調,將第二階面試時程壓縮,導致許多學生欲申請的校系時程衝堂,此政策伴隨兩個現象:其一是大陸的大學對台招生放寬到學測「均標」,學測高分群申請海外(尤其大陸)學校人數大增;其二是學生「重榜」比率降低。

大學申請制度繞了一圈,明年起各校系最多只採計學測四科,等於走回過去指考自然組與社會組分流的專才培育,而非十科全學的通才;下一階段則是指考科目減少至七科,國、英、數乙將以學測成績替代。對於有想法與目標的頂尖學生,因體制內教材簡化、鑑別率低,無可避免仍會利用補習班、研習營等提升錄取機會。這群頂尖學生常是家庭資源最可能支持向外發展的一群,如建中錄取香港學校人數從去年十一人跳升到今年七十三人,北一女確定就讀國外大學人數也從四十人上升到五十六人。顯然即使海外求學生活費驚人,頂尖學生也願為增強競爭力而前往。

今年應屆考生適逢千禧龍年出生,是出生人口數超過卅萬的最後一年次,已有國立大學出現缺額百名現象,「生源斷崖」勢必造成更多院校經營困難。對頂尖大學而言,不能坐等優秀學生上門,除了已有的學術地位,更需提升協助學生就業競爭力的支援輔助系統。各明星高中與頂尖大學可考慮開設雙語教學課堂,不僅協助學生接軌國際,也提升學校招收國際學生機會。

再看新課綱,自然科刪除繁複計算的內容,要求國中應有三分之一節數為「實作體驗課」,教學節數從一周四或五節減少至三節,筆者喜憂參半。喜的是當局正視科學實作與理論運用並重,憂的是未來銜接教育將更為艱困。我們須自問,產業需要什麼樣的科技人才?

目前教育現場,學生親手做實驗時數不高,主因是實驗花的時間較多,還有危險性、學生難以控制等因素。更進一步言,考試引導教學,但如何普及大規模現場實作考試?若升學考試依舊停留在紙上作業,如何期待教學現場注重實驗?學生的整體科學素養,是否能如願景規劃,具備獨立思考與動手操作的能力,實屬未知。

政府須提早考量替代方案,以因應師資缺乏與設備不足提供學生實作教學。或可考慮加強智慧校園計畫,提供「班班有電視、人人用平板」硬體作為支援教具,且與民間的數位教學資源合作,利用動畫、虛擬實境方式,作為極危險、極抽象、極耗時等實驗的替代方案,以避免新課綱施行後的城鄉落差加劇。

新考招制度多少催化了學生往歐美、西進大陸香港的數量和速度。如今教育重點不再是學歷層級,而應是如何落實教學課綱,縮小城鄉差距,提升學子核心素養,讓台灣學生在國際的競爭力獲得認可。政府也可多鼓勵創新產業,即使部分頂尖人才外流,也會因為新工作機會而回流。

學測 課綱 頂大

推薦文章

留言

Loadi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