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社論/蘇揆忘了中選會和促轉會主委都還懸缺?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行政院長蘇貞昌。 記者杜建重/攝影

內閣改組迄今已逾一個月,先前懸缺的部會首長陸續就位。但促轉會及中選會兩個獨立機關主委依然懸缺,卻不見補提名人選,且兩機構的代理人已代理長達三、五個月,實非常態。尤其可議的是,兩會代理者不斷作出超越權責的決定,包括對中正紀念堂轉型發表不知是代表個人或機關的意見,乃至決定明年立委與總統選舉合併等。這種作法,既非機構運作常態,也缺乏正當性,更容易引起日後不知責任誰屬的爭議,殊為不當。

中選會前主委陳英鈐去年因公投併九合一大選的選務疏失而下台,由副主委陳朝建暫代。三個月來,除辦六場立委補選,還決定了立委與總統大選合併舉行,以及立委選區重劃,不可說不繁重。尤有甚者,公投法修法方向也已出爐,並引發外界「重返鳥籠公投」的質疑。而這些爭議的決策,竟然是在中選會正式主委「從缺」下所做,荒謬至極。

比起中選會的「荒謬至極」,促轉會有過之而無不及。促轉會前副主委張天欽去年九月因「東廠風波」下台,前主委黃煌雄不久也請辭。正副主委齊缺,迄今已達四個月和五個月之久。促轉會去年五月才成立,等於有一半時間是在沒有正副主委情況下度過的。

行政院前院長賴清德逕自核定由促轉會委員楊翠代理主委一職,也令人愕然。中選會主委出缺由副主委代理,至少還有法令明定,但閣揆逕自核定促轉會委員擔任代理主委,卻是於法無據。而這個「無照代理主委」,已代理超過四個月。

與中選會在代理主委期間引發的爭議相比,促轉會之亂更多。從中正紀念堂轉型、國幣改版、軍中銅像是否移除,乃至於文化部長鄭麗君被掌摑事件,無一不見楊翠或其他促轉會委員站上第一線發言。若干發言之激烈,絕非中立客觀,甚至充滿著濃厚的意識形態。

一般部會首長出缺,行政院長若決定由副首長長期代理,外界難有置喙餘地,畢竟最終負政治責任的,仍是行政院長。但中選會和促轉會是獨立機關,依法行使職權,有一定任期,不隨閣揆去留;且其正副主委和委員皆由行政院長提名、立法院同意任命,提名時名分已定,立法院同意的職位,就是主委、副主委和委員。雖然法未明定代理時間長短,但把代理當成正式首長來用,就是不符體制。更不用說代理主委的楊翠連副主委身分都沒有,只是一般委員。

當然,倘若行政院長蘇貞昌正式提名陳朝建、楊翠出任中選會和促轉會的主委,即使外界諸多質疑,民進黨既然掌握立院過半,兩人獲得真除的結果也可預料;但就體制上來說,這道程序仍不可免,才符合法治原則。蘇貞昌不應長期以「還在找人」為由,規避法律明定的提名義務與國會審查同意權;雖然,東廠林立,鷹犬肆虐,難覓公正客觀孚眾望者來主持獨立機關,恐怕也是事實。

未來一年內,中選會將辦理總統、立委二合一選舉的選務工作,還有諸多公投提案要處理;公投法修法也將在立院展開攻防,中選會角色會越來越吃重,爭議也會越來越多。至於促轉會,除備受矚目的中正紀念堂轉型,更大的挑戰還有「德國式究責」與「南非式和解」的路線之爭;外界對促轉會不乏撤廢聲音,但只要不廢,人事就應按照體制走,蘇揆不想補正懸缺,是否想要藉此使促轉會虛級化?若是如此,就不該讓它任意發言滋事。

中選會和促轉會繼續由名不正言不順的代理主委「凝聚共識」,為爭議政策辯護,只怕會鬧出更多笑話,引發更多衝突。兩個獨立機關的新主委人選,蘇貞昌應以過去的教訓為鑑,提名真正以專業導向而非政治導向者出任。而即便現在立刻補提,包括立院排定議程資格審查和行使同意權,待新主委上任,最快恐怕也是個把月之後,蘇貞昌不能再拖了。

促轉會 中選會 蘇貞昌 東廠 楊翠

推薦文章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