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階級悲歌 薪資成長牛步 年增率1.9%

經濟日報 記者江睿智╱台北報導
報系資料照

日本著名趨勢大師大前研一在2006年提出「M型社會」概念,描述日本社會原以中產階級為主流,轉變為富裕與貧窮的兩個極端,中產階級逐漸消失。而此概念逐漸發生在台灣社會,近年來台灣中產階級陷落的M型化更趨於嚴重。

根據主計總處最新發布「106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全年薪資中位數及分布統計結果」,以十等分位組分界點觀察,中位數為47萬元,亦即將所有受僱員工人數分為二等分之薪資分界點,一般可視為中間或中產階級之指標。而該族群的薪資年增率僅為1.98%,薪資成長力道明顯不如高薪族群及低薪族群,而且,與高薪族群在薪資上的差距逐年擴大。

主計總處官員解釋,若將所有受僱者依薪資由低至高排序,分為十等分位組,第五分位組分界點(D5)即中位數,六年來年薪只成長7.8%,第九分位組分界點(D9,代表高薪者)六年薪資成長9.7%,而第一、二分位組分界點(D1、D2,低薪者),六年來薪資成長率分別為13.48%及11.8%,顯示中產階級的薪資成長的確較為緩慢。

官員說,高薪者多因就業技能較高,因此薪資成長也快。而低薪者則因基期偏低,隨著基本工資調升,薪資成長也較明顯。

統計顯示,2017年高薪族群D9的年薪為109.2萬元(平均每月約9.1萬元),而中位數D5為47.0萬元(平均每月約3.9萬元),六年(2012~2017年)來兩者的差距由2.28倍拉開至2.32倍。在薪資頻譜上,中產階級正逐漸陷落低薪的這一邊。

若再觀察受僱員工全年薪資平均數與中位數之關係,亦可看出兩者差距逐漸拉大。

根據主計總處統計,2017年756萬名受僱員工(不含軍公教)年薪平均數為60萬元;但是,年薪中位數卻只有47萬元,六年來兩者的差距逐漸擴大,由2012年的11.1萬升至2017年的13萬元,兩者差距逐年創下新高。

主計總處指出,2017年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全年薪資中位數與平均數比值,由2013年的0.799緩降為2017年的0.783,主因正是,總薪資平均數五年來成長9.65%,高於中位數7.8%增幅。

官員解釋,平均薪資易受極端高薪族群拉抬,這些年來高薪族群的薪資成長較快,相較之下,中產階級薪資成長較慢,進而出現中位數與平均數兩者差距擴大的趨勢。

若進一步觀察各行各業,年薪平均數與中位數差距,以醫療保健業差距16.2萬為最多,其次為資訊及通訊傳播業差距15.3萬元,第三為金融及保險業14.7萬元,顯然,這些行業擁有較多極端高薪者,因而拉高了該行業整體平均薪資水準。

此外,主計總處發現,近六年低於平均薪資的受僱者比率由65.09%升至66.28%,顯示低於平均年薪的勞工,愈來愈多。而向來為社會穩定中堅力量的中產階級,雖然薪資有增加,相對來看,因薪資成長太緩慢,與高薪族差距拉大,顯得愈來愈窮。

經濟日報提供

薪資 高薪

推薦文章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