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課業成績贏男孩 為什麼進入職場卻輸了?

聯合新聞網 天下雜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編譯 張詠晴】

從小學到大學,女生在學校課業上,總是更有紀律、比較努力,於是課業成績總是比男同學突出。但為什麼大企業裡,約有95%的最高主管是男性?從心理學觀點來看,有沒有可能,讓女孩在課業上勝過男性的「超自覺」,到了職場上變成一種阻力?

從小學到大學,女生在學校課業上,總是更有紀律、比較努力,於是容易得到比較好的成績。美國全國經濟研究局發現,女孩在學校裡的表現總是優於男同學,但在出了社會後呢?在規模最大的上市公司裡,約有95%的最高主管是男性。

關於職場上的性別不平等、玻璃天花板已經有太多討論,臨床心理學家麗莎•達摩爾(Lisa Damour)博士試著從她的專業角度切入。

有沒有可能,讓女孩在課業上勝過男性的「超自覺」,到了職場上變成一種阻力?

記者凱伊和希普曼曾調查,女性在職場專業領域推進的阻力。他們發現,與其說適任程度,「信心」恐怕是更大的障礙。他們發現,男性在工作領域擁有的信心,遠遠超過女性,「就算程度還沒到達一定水準,或是還沒有萬全準備,男性依然能夠不猶豫地接下重任」。

凱伊和希普曼寫到,「而女性呢?儘管能力超群、一切就緒,許多女性依然會卻步。女性只有在自己處於完美狀態時,才有信心」。

達摩爾經常聽到父母們有著同樣的擔憂:「我的兒子會做到一個差不多的程度,只求爸媽不要煩他。但女兒呢,就會堅持不懈,希望不要出現一點錯誤。」

然而,達摩爾想問的是,會不會對男孩子來說,學校成為自信鍛鍊廠,但對女孩來說,卻只是能力鍛鍊廠。

達摩爾這樣的想法,來自她與一對兄妹的接觸。妹妹的在校成績非常好,但學校讓她壓力有點大。而哥哥成績也很好,但當達摩爾問妹妹「哥哥也同樣用功嗎?」妹妹卻哼哼地笑。

這個女孩說,自己可能要花一整個小時細心完成一項作業,才能得到A。但她的哥哥則是一下子就把功課做完了。當哥哥得到A,回家就會一副「我很強」的態度。當哥哥成績稍微掉下來,哥哥就會稍微再努力一點,然後又重回水準。但女孩說:「在每一個作業上都盡全力,才能讓我安心。」

「稍微努力」或「中等努力」就可以拿好成績這樣的求學經驗,或許就是問題關鍵。達摩爾說,這讓男孩建立自信,因為他們發現,原來只要倚賴小聰明就可以達成「人家覺得好的成績」。

而女兒們,如果總是靠著苦幹才能獲得好成績,就可能喪失對自己能力建立信心的機會。

所以,我們該如何讓「超自覺」女孩(以及少數男孩)在學校裡同時發展能力以及建立自信?

首先,家長和老師們必須停止稱讚過度而沒有效率的努力,即便那樣的努力確實帶來好成績。達摩爾說,小孩很早就會型塑出性別取向,因此教導孩子永遠不嫌早。

達摩爾的實際作法包含,當她在唸故事給8歲女兒聽時,絕不特別稱讚埋頭苦讀的故事角色,像是《哈利波特》裡的妙麗。妙麗準備報告時會做到超標,她會說「希望這不會太長,我現在的論文比賓斯教授要求的多出了兩卷羊紙」。

達摩爾這時候會告訴女兒,「她是有能力的孩子,但好像沒有善用時間,即使沒那麼費勁,她依然可以得到好成績」。

我們也可以鼓勵女孩們在課業上採取不一樣的策略,比方說用對努力方式,比到底投入幾小時重要多了。達摩爾說,門診中的小女生病患成績好但卻一直很焦慮,說自己經常唸書唸到半夜兩點。「這就是一個預兆了。這時候,我會問問她們,能不能更有方法的唸書用少點力,但達到相同的成果。」

達摩爾會要求自己的病患和自己的女兒,在開始唸書前,先做範例測驗,以了解自己已經理解了多少,還需要加強哪些。這麼做的用意在於,女孩們可以先從做測驗發現自己其實已經把許多知識學起來了,她們應該要對自己感到驕傲。

當女孩們的努力過了頭,老師們或許也可以嘗試理解,她究竟是還有不懂的地方,還是她想爭取「保險分」。如果是後者,那麼師長們真的該想想如何讓女孩們更有信心。

最後,家長們可以告訴女孩們,其實對學業感到焦慮是很正常的,因為這代表你在乎。

心理學家用「信心落差」分析女性無法躋身職場高位的原因,但這當然只是諸多觀點裡頭的一個面向。但「信心落差」之所以重要,在於這是可以在孩子求學階段就解決的問題,讓這樣的落差在進入職場前,加以弭平。

資料來源:The New York Times、The Atlantic

延伸閱讀》

「最熱賣的長照保單」變難買,被拒保還恐波及其他保單

「聖人」王建煊的退休人生 賣房捐錢,照顧無子女的老人

華航機師罷工落幕!專門救火的交通部次長王國材是誰?

獨家直擊:你辛苦做的分類回收,是一場騙局?

華為手機很可怕?以色列駭客:從掃地機器人到iPhone,都會被駭

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是華文世界最優質的財經雜誌,三十多年來備受各界肯定,獲頒亞...

推薦文章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