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左翼青年 楊偉中為愛女隕命

聯合新聞網 新新聞

【文/許銘全】

八月三十日傳來黨產會委員楊偉中救女喪生的消息。楊偉中從一個左翼社運分子變成國民黨要員,還迎娶財團家族之女,最終,為盡一個父親的責任而離開人世。他的高中死黨、清大中文系副教授許銘全,在這篇追憶中透露了楊偉中學生時代鮮為人知的故事。

在人生路上,楊偉中不斷找尋志同道合的同志。 本刊資料

不知為何,朋友間很少叫他偉中,多連名帶姓。

我跟楊偉中高一同班。開學某天的下課時間,幾個同學聚在一起談聯考分數,有人說六○○出頭,有人說六三○,楊偉中大笑,開朗地跟大家說他進建中連○.五分都不浪費。那年最低錄取分數依稀記得是五九六.五。他就是這樣的人,自信中帶有飛揚跋扈的氣質,一種頗具吸引力的人格特質。很快地我們變成好朋友。

「我窮,不是我家窮!」

我們繡學號是五字頭,也就是民國七十五年入學的一屆,那時尚未解嚴,即使號稱校風自由的建中,其實仍是黨國教育體制下的一環,威權仍在。

當時每天都要舉行朝會升旗,對學生服裝儀容,從頭上的大盤帽到腳上穿的黑皮鞋,都規定得死死,我們班導是建中出名的嚴厲老師,恪守著這些威權要求,同學對這位老師其實並不欣賞。

某日朝會看到全班都穿黑皮鞋,唯獨楊偉中故意穿白布鞋,怒問他為何不穿皮鞋,楊偉中淡淡地說:「窮,沒錢買。」班導高聲罵:「你家窮到沒辦法買嗎?」他也氣到,高聲回:「我窮,不是我家窮!」結果被記了兩支警告。其實楊偉中這一嗆,大家暗地裡都感到痛快。

多年後,同學相聚提起這事,雖嘲笑楊偉中喜歡標新立異,但心裡都佩服,當時只有他有勇氣反抗不合理規定。楊偉中家當然不窮,中學好友間常你到我家住,我到你家住,但他因為不能外宿,所以邀我到他家好幾次,然後第二天再一起上學。在他家當然有看到他的黑皮鞋,那時看到,兩人相視一笑而已。有趣的是,後來開放可以穿布鞋,但他開始穿皮鞋了。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644期〉

新新聞

《新新聞》創刊於1987年,不屬於任何政治團體或是財團,超然於一切黨派...

推薦文章

留言

Loadi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