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中新書談郝柏村逼宮李登輝失敗:國民黨沒有造反文化

聯合報 記者劉宛琳/台北即時報導

考試院前院長關中今將發表新書「明天會更好:關中傳奇」。關中在書中談及國民黨當年的二月政爭,非主流派的國防部長郝柏村、行政院長李煥逼宮時任總統李登輝的過程。關中說,二月政爭失敗除了發動過於倉促,未爭取黨內支持和社會認同外,李煥、郝柏村兩人不合,也過度膨脹自我,才讓李登輝有機會「二桃殺三士」,而且「說穿了,國民黨當時根本沒有『造反』文化」。

關中說,二月政爭的靈魂人物是郝柏村,在臨中全會主流派強渡關山後,李登輝便直搗黃龍,先請八大老出來協調化解「林蔣配」(林洋港與蔣緯國),接著就提名郝柏村為行政院長,讓他交出軍權,也把李煥換下去,這招二桃殺三士,堪稱險棋中的絕招,立即拆解了非主流派大部分的力量,等於是為二月政爭劃上句點,因為「主謀」都已經被收服了,「附隨分子」也就散了。

關中在書中提及,李登輝當初受蔣經國重用,也獲外省籍大老扶植,為何後來會發生二月政爭,因為這些大老對李登輝失望,關中說:「他們希望控制李登輝,但控制不了」。蔣經國身後分別將黨、政、軍,交給李煥、俞國華和郝柏村,在他看來是很好的安排,只不過這三人被李登輝二桃殺三士,一個個幹掉,但最主要的是這三人貌不合,心也不合,尤其是郝柏村和李煥。

二月政爭導火線,是因蔣夫人和官邸派以拖待變,不讓李登輝馬上接任黨主席,因為當時黨主席權力比總統大,因此當時就留下心結。關中指出,十三全會後李登輝取得黨、政權的正當性,又做了一件事讓黨內大老極度不滿,就是提名李元簇當副總統,這麼重要的人事案事前未與郝、李兩人商量,也成為二月政爭引爆點。

關中提到,當時在蔣經國底下的國民黨派中有系、系中有派,但都能相互制衡、分而治之。而且軍人在國民黨歷史中始終占有重要地位,他們也自視甚高,這些從郝柏村對李煥的態度以及黃復興自認是最可靠的鐵票都可看出。當時郝柏村帶頭反李登輝,除了背後堅強的軍事實力,認為應該是李登輝需要他,而非他要去依靠李登輝。李登輝身為總統,郝的態度肯定讓李不舒服,不過李登輝都忍下來。

關中說,李登輝以三軍統帥職權逐步替換國軍將領,慢慢替換掉郝柏村所建立起來的「郝家軍」,雖有人提醒郝柏村,但郝曾自信言道:「哼,給他換十年也換不完!」後來李啟用與郝不合的將領如蔣仲苓、劉和謙出任軍方要職,這都形成對郝柏村的隱性反制。

關中認為,二月政爭失敗,導致非主流派功虧一簣的重要原因,是因為發動得過於倉促,不僅未及爭取黨內的充分支持,更遑論建立社會的認同。而且身為黨內首席選舉專家的關中,看見非主流派在內部磋商時,當時估票的狀況多有重複灌水,多數人根本搞不清楚狀況,甚至非主流派也有人還有所顧忌。

「說穿了,國民黨當時根本沒有『造反』文化」關中說,當時有人建議要召開記者會向社會說明並公開爭取支持,認為私下運作恐被各個擊破不易成功,但郝柏村等人卻不以為然,對此建議不予考慮。

關中說,非主流派在臨中全會失敗後,不到一個月就在國大重整旗鼓,醞釀推出了「林蔣配」(林洋港與蔣緯國),試圖敗部復活;不過郝柏村最早也最理想的主張是「林陳配」(林洋港與陳履安),而在推人選的時候,也處處可見郝柏村和李煥的聯盟基礎脆弱,兩人心結很深,是為了反李登輝才暫時合作,「這些人最後一一被李登輝化解,不團結真的是國民黨的致命傷」。

對於為何非逼宮不可?關中認為,蔣經國逝世後的兩、三年,郝柏村和李煥都過度膨脹自我,後來兩人都去接行政院長,也都不是智慧的決定,「但這明明就是個火坑嘛,人家設計你,你們沒有信賴的基礎,你去做這個幹嘛?」郝柏村為接行政院長卸下軍職,後來也承認自己上了李登輝的當。

已故的前總統李登輝與行政院前院長郝柏村當年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關中說,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不像中國傳統的威權政治,總要鬥到你死我活、定於一尊、這是不對的。李登輝很厲害,該軟該硬、各個擊破,「所以國民黨這些人是笨蛋,都一個個被耍了」,李登輝私下也是看不起這些人,但他抓得出國民黨老外省人的心理,一一破解。

李登輝 郝柏村 國民黨

推薦文章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