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議爆料者吳佩蓉:張天欽的做法向來妄為

聯合晚報 記者劉宛琳/台北報導

吳佩蓉辭去促轉會工作

促轉會會議紀錄曝光,與會的副研究員吳佩蓉今天在Line內部群組坦承,自己就是洩漏消息的人。她質疑,張天欽打算拿侯友宜作為力推除垢法的例證,但掌握行政資源和話語權的高官意圖操作此議題,以不正義的手段去對付類似侯這樣角色的人,真的是深化鞏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嗎?

還原當天會議情形,吳佩蓉說,她以錄音取代筆記,事後再確認被交辦的事情,張天欽在會議授意其他同仁繼續蒐集資料,對於侯友宜在威權時代的角色,從過去希望侯能夠認錯,轉而變成希望透過除垢,讓侯得到應有的懲罰。

「台灣的民主發展 有必要去學東歐共產國家?」

吳佩蓉說,對於國民黨對待異議份子,特別是黑名單人士返台後遭受的非人性對待,從小就深惡痛絕,如果侯當年是以如此粗暴手段對待自己的國人,那麼,不論是上級命令或是侯自以為可以如此,她都認為侯有錯,必須為自己的行為道歉,如果仍堅稱是心中坦蕩蕩,那只能說,這個人的反省能力很有限,不足為取。

吳佩蓉表示,張天欽打算拿侯作為力推除垢法的例證,某種程度是站得住腳.但此舉真是深化鞏固民主的必要方式嗎?台灣的民主發展,有必要去學習東歐共產國家轉型正義的做法嗎?這是她心中很大的困惑。

吳佩蓉表示,如果真要推行這個人事清查,前面有個必做的程序,就是完整取得政治檔案,然後進行非常嚴謹的比對,在此前提下,以及取得社會多數共識後,認為有必要推行此法,再去做立法相關準備,或許是更恰當的方式。

她說,但張天欽的做法向來妄為,下令要同仁研讀文獻或資料,在沒有任何周延準備下便對外發布,後來還將出國考察的目的與除垢法綁在一起,遂行其個人意志,因為張是發言人身份,加上自認為媒體關係良好,一再故技重施,丟出張想放出的消息,卻嚴重干擾促轉會的正常運作。

「24號當晚,我邊吃晚餐邊聽錄音,重新聽到談話內容,我承認當時氣到發抖。」吳佩蓉說,台灣邁向民主這條路,有那麼多人為此犧牲奉獻,很多人在這幾年努力監督執政者,重新贏得人民的信任而重返執政,如果坐在高位上的人,卻以這種方式去對待政敵,「這是我想要的民主嗎?」

「在促轉會3個月 當烏鴉次數遠勝喜鵲」

吳佩蓉說,其實在促轉會三個月,她當烏鴉的次數,遠遠超過喜鵲,在24號談話結束時,她為了阻止張繼續操作侯的議題,還故意說「中南部水災很嚴重,不要在這個時候處理新聞」.沒想到隔了兩天,報紙又登出侯友宜當年使用催淚瓦斯對待盧修一的新聞。

「我明白,一旦張天欽準備這麼做,以他的威勢,加上其宣稱黨政關係良好的背景,會內很難有人可以擋下,阻止張繼續妄為,因此,我將錄音轉為文字檔,希望朋友能夠幫忙,將張力推除垢法的議題傳遞出去,讓外界能夠了解,擋下張的意圖。」吳佩蓉說。

吳佩蓉說,「如果我們用了不正義的人,以及不正義的手段去推展所謂促進轉型正義的工作,無異於請鬼開藥單。」如果,假正義之名去推動不適當的法令,甚至是最高等級的惡法,那絕非台灣社會所樂見。

信末,吳佩蓉辭去促轉會的工作,並將全文刊登於個人臉書,但之後已全部刪去。

張天欽 侯友宜 轉型正義

推薦文章

留言

Loading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