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姦除罪化 大法官解釋理由出爐

聯合報 記者賴佩璇、王宏舜、林孟潔/台北即時報導

通、相姦是否入罪迭有議論,大法官併案審理27件聲請釋憲案,今作出釋字第791號解釋,宣示通姦、相姦入刑法違憲,而刑事訴訟法第239條「對於配偶撤回告訴者,其效力不及於相姦人」但書規定也牴觸憲法,兩者都立即失效。

司法院長許宗力表示,憲法就此議題的定位與評價,自有與時俱進之必要。 釋字585號、603號解釋明確肯認隱私權就是很好例子。釋字554號解釋稱刑法239條為維護婚姻家庭必要,並未逾越立法形成空間,這論斷以非無疑,尤其刑法239條是否違反比例原則要求,有必要重新審查。

據以審查的憲法權利及審查基準,刑法239條是禁止有配偶者與第三者間發生性行為,是對個人得自主決定是否及與何人發生性行為的性行為自由,也就是性自主權所為之限制。

按性自主權與個人的人格有不可分離之關係,為個人自主權保障一環,與人性尊嚴密切相關,是憲法22條保障的基本權,既然限制人民受憲法保障的性自主權,應符合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即須符合目的正當性。

且該限制有助於目的達成,又別無其他相同有效達成目的而侵害較小的手段可資運用,而與其欲索維護法益的重要性亦合乎比例關系。性自主權與個人人格有不可分離關係,因此刑法239條對性自主權限制,是否合於比例原則,自然應受較嚴格審查。

以刑罰制裁通相姦,目的是約束婚姻忠誠義務,但就目的而言主要內容是維護配偶之間親密關係排他性,不許配偶與第三者間發生性行為而破壞婚姻關係。

基於刑罰一般犯罪預防功能,就通姦與相姦行為施以刑罰制裁,自有一定的嚇阻作用。配偶雙方忠誠義務履行是婚姻關係重要環節,但忠誠義務尚不等同於婚姻關係本身。

配偶一方違反忠誠義務,雖可能危害或破壞配偶間親密關係,但尚不當然妨害婚姻關係之存續。因此以刑罰規範制裁,就維護婚姻關係存續,其手段合適性較低。

基於刑法謙抑性原則,國家以刑罰制裁違法行為,原則上應以侵害公益、具有反社會性之行為為限,而不應將損及個人感情且主要是私人間權利義務爭議行為一概納入。

婚姻制度固具有各種社會功能,為憲法所肯認與維護。憲法保障人民享有不受國家恣意干涉婚姻關係自由,包括個人自主決定「是否結婚」、「與何人結婚」、「兩願離婚」等權利,日益受到重視。

婚姻成立以雙方感情為基礎,是否能維持和諧、圓滿,則有賴雙方努力與承諾。婚姻中配偶一方違背婚姻承諾而通姦,固已損及婚姻關係中原應信守的忠誠義務,並有害對方感情與對婚姻期待,但尚不致明顯損及公益,國家是否需要以刑罰處罰,是有疑問的。

刑法239條雖尚非完全無助於立法目的完成,但其透過刑事處罰嚇阻通姦行為,得以實現的公益並不是很大。反之,刑法239條不僅直接限制人民性自主權,也且追訴審判程序也必然干預人民隱私。

性自主權與其人格自由及人性尊嚴密切相關,該處罰直接干預個人性自主權核心範圍程度,堪認嚴重。再者,通相姦行為多發生在個人私密空間內,不具公開性。其發現、追訴、審理過程必然侵擾個人生活私密領域及個人資料的自主控制。

釋字791解釋記者會。記者賴佩璇/攝影。

國家公權力長驅直入個人極私密的領域,嚴重干預個人隱私。整體而言,實屬重大,國家以刑罰手段處罰通姦配偶,然國家權力介入婚姻關係,反而會產生負面影響。限制所致損害顯然大於利益維護,而有失均衡,不符比例原則,本解釋公布之日起立即失效。

大法官 釋憲 通姦罪

推薦文章

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