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冷卻了?
兩岸婚姻大退潮
三段兩岸婚姻的告白
四個兩岸婚姻的考驗
兩岸同志何時能婚?

北漂的台中男孩與甘肅女孩




黃忠聖 32歲 台中人

劉倍麗 27歲 甘肅人

32歲、家住台中的黃忠聖和90後甘肅女孩劉倍麗2019年初結婚,兩人「北漂」北京,正一起在這座大城市為未來打拚。

黃忠聖懷抱著創業夢,沒房、沒車的他不是大陸親友眼中的理想女婿,也不走在大陸年輕人視為成功人生的路徑上,兩人婚前婚後碰到不少質疑與挑戰......

如果沒有遇到倍麗,我可能在北京念到研究所畢業,就回台灣了吧,她是影響我留在這裡的主要原因。

一開始留北京,也沒有覺得一定要創業,但台灣人丟履歷給大陸公司,通常直接石沈大海,台灣人開的公司會願意雇用,但不一定會讓你待在北京,我很掙扎,想在北京陪著倍麗,卻沒有適合的工作機會,就這樣走上創業這條路。

黃忠聖自創「積木」,可隨心所欲變化,組合成各種傢俱或擺設,方便日常生活使用。

創業對台灣人、大陸人而言都不容易,是前面看不到目標和回報的一條路,尤其大陸的年輕人幾乎都是按部就班,念完大學後若要繼續升學就考研究所,研究所畢業後就結婚、工作、買房,幾乎都是25歲研究所畢業後就開始規劃結婚,多一歲人家都覺得你有問題。

決定和倍麗結婚時,她有些親友嫌我不太靠譜,30歲了還沒車沒房,一般大陸人可能30歲都已經是個小領導(主管)了。我想倍麗也面臨很多困難,但她還是願意接納不一樣的想法、不一樣的人生路徑,願意支持我創業,說服她的家人。

關於未來我們已有初步想法,我現在想努力做出一點成績,做成之後,我還是想要回台灣。我父母在做生意,我蠻希望回家幫忙,我知道父母一定會說不需要,但我想讓他們輕鬆一點,在台灣我可以邊幫家裡、邊做自己的創業項目,以台灣為基礎到世界各地找生意,未來生養、教育孩子,也比大陸容易一些。

我17歲考大學時就來北京,現在27歲,已經北漂10年了,研究所一年級時認識忠聖。

支持他創業,壓力當然也會有,大陸這邊的年輕人過得非常實際,北上廣(北京、上海、廣州)壓力特別大,一般人的路徑就是上一個好大學,然後就找個對象結婚、買房,想著要買什麼樣的房,先買郊區房,還是直接買學區房?戶口怎麼辦,大家考慮的問題都比較實際。

跟我同期畢業的同學們很多已經買房,買一間每平方公尺平均人民幣6萬(約26萬台幣)到18萬(約78萬台幣)的房,即使壓力很大、背了債,還是勤勤懇懇的工作,人生規劃大概就是這樣。如果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就回老家、到二三線城市,也是這樣一層層淘沙,留在北京的人愈來愈菁英。

在這樣的氣氛下,結婚時親朋好友會憂慮。我父母倒還好,但我奶奶一直不是很同意,除了經濟,還擔心我受欺負,他們老一輩經歷過改革開放時期,看到一些台灣人來大陸,卻從心裡面看不起大陸人;還有些朋友擔心我們受兩岸局勢影響,不是一下就歡天喜地接受。

為了減少家人對兩岸婚姻的擔憂,劉倍麗常帶著黃忠聖與家人相處,家人漸漸放下疑慮和擔心。圖左至右分別為劉倍麗的外婆、母親,以及劉倍麗與黃忠聖/黃忠聖提供

雖然忠聖現在還沒有穩定收入,但我覺得兩個人在一起三觀(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最重要,如果不讓他做他想做的,他就算去工作也不會做得好,因為沒有死心,趁年紀輕不如就試一下,他是一個很能堅持、會把想法落地的人,也陸續有進展,覺得還是有點希望吧!

未來可能會去台灣,忠聖有對家裡的責任,我考慮的面向比較實際,北京壓力實在太大,租房、生小孩都是。假如未來懷孕,在北京產檢都要排隊,競爭很激烈,連幫孩子打疫苗都需要有人先去取號排隊,再由一個人開著車、一人抱著孩子去醫院,至少要3個人才能搞定。

這些是小細節,但過程特別累,涉及生活層面都得考慮。

中年遇到愛 人生大轉彎




劉桂瑤 46歲 台北人

陳大鵬 48歲 北京人

劉桂瑤,出生台灣本土家庭,在外資企業擔任財務主管,都會、幹練;陳大鵬,道地北京爺們,外型粗曠,一開口就讓人感覺宛如在聽單口相聲。

兩個風格南轅北轍的人,年近40歲時碰到彼此,相處起來意外「合拍」,但從一個人變兩個人,已穩定的人生藍圖勢必得變動,尤其兩人都有各自的家鄉、生活圈與工作。經過一番磨合與掙扎,他們在兩人家鄉外的第三地—「上海」,找到完美平衡點。

如今一切漸趨穩定,他們開始想退休後的日子,以及遙遠、卻惦記在心頭的身後事......

一開始來北京,就真的是來工作賺錢,兩年合約滿了就打算回台灣。每次過完年、回到北京公寓的落寞,還有工作到半夜3點半、冷得要命卻叫不到計程車的淒涼,都讓我決定:「我要回台灣」,沒想到最後半年碰到他。

第一次碰面吃飯,我很認真看這個人,心裡想:跟我同事長得差不多啊,就是理著五分頭、北方人那樣子,吃完飯也沒留電話,結果介紹我們認識的朋友好心把我電話給了他,當天晚上簡訊就來了。後來我問他:你怎麼覺得我們適合?他跟我說:我覺得我們倆挺合拍的。

我們2012年結婚,價值觀、生活上沒有太大差異,不一樣的地方都是很小的,例如吃飯口味,北京人吃很鹹,他們叫「口重」,我常覺得這個菜太鹹,他都覺得還好;其他要磨合的真的挺少,但要來上海前,他心裡有許多我沒想過的掙扎。

劉桂瑤與陳大鵬兩人在2012年領證結婚,婚後定居北京,2017年一起前往上海生活。圖/劉桂瑤提供

劉桂瑤與陳大鵬兩人在2012年領證結婚,婚後定居北京,2017年一起前往上海生活。圖/劉桂瑤提供

2017年,公司說有個機會可以到上海總部,我馬上說好,老闆還驚訝問我:你不用回去跟老公商量嗎?但我覺得搬到外地很正常,我回去跟他(老公)說時他也說好,可是從他答應後,兩人生活間的小衝突變多,我才想:他沒離開過北京,肯定有很大的壓力。

我很喜歡上海,因為更接近台灣的步調;我喜歡過小資的生活,這裡也適合、方便。後來他也慢慢覺得上海「好」了,他愛釣魚,上海去舟山更近;他在上海賣北京的料理有市場,我們都在這裡找到各自喜歡的事物,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和相處

但我覺得我是幸運的,並不是每個嫁過來的台灣女生都過得很好。我身邊「台媽群組」裡很多個案,跟先生有愛情的基礎,為了愛遠赴大陸,但沒有工作、沒有自己的社交圈,大陸現在競爭很激烈,找工作並不容易,她們都過得很辛苦,我看了很心疼。

大陸一線城市經濟、生活壓力很大,光靠先生一個人的薪水很難撐下去,很多身旁離婚的兩岸婚姻都是經濟因素,柴米油鹽醬醋茶都要錢,有自己的經濟基礎很重要。當然我們也可以選擇回台灣生活,我一定沒問題,但先生能在台灣立足、有好工作嗎?這些都要考慮。

現階段我們決定在大陸打拼,但退休後我們想回台灣定居。不過有一次我們吵架了,他突然說,以後我們老了,我覺得我的根在北京;我就說:可是我的根在台灣耶,你不是說要跟我回台灣養老?後來才知道,他想得更遠......

我們倆第一次碰面,她給我最深的印象,是這位同志十分不拘小節,大羊肉串就拿起來吃,我就想這個人可以,代表她很大方,而且我也愛吃,我幹了20多年的餐飲,我比較喜歡愛吃的女生,就這一點。

其實我們是有差異的,按她說法,她比較洋派,我比較土;她喜歡高樓大樓、喜歡人群,我永遠喜歡沒有人的地方,一直到現在都這樣,但是沒有衝突,我們倆即便到今天,我也找不出來有什麼思想上很大的衝突。

不過去上海前,真的是猶豫。我一生都是以北京為中心,社交圈、社會關係都是,我又是開餐廳的,人脈很重要,不能不考慮。而且北京人骨子裡多少有點小小的優越感,會覺得是首都,要離開嗎?

但她(太太)當時講了一句話:我拉著一只皮箱就來大陸了,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就遇到你了。這句話影響我不少,她從台灣到美國唸書、再到北京工作,走過的地方多,看事情角度不一樣,以前我覺得只有家裡好、只有北京好,但跟著她去各國玩後,覺得走出來看看也不錯。

婚後劉桂瑤和陳大鵬常到各地旅行。圖/劉桂瑤提供

婚後劉桂瑤和陳大鵬常到各地旅行。圖/劉桂瑤提供

我們倆討論過,我很嚮往台灣的氣候、環境,喜歡台灣人走過膨脹、繁榮經濟後的平和,這方面比大陸要好。現在我們在大陸打拼事業,退休後想一起去台灣開個民宿、養老定居,這想法是不變的。

我講的「根在北京」是意有所指。我會想:當我離開這個世界時,我是要落在台灣還是北京呢?這個問題恐怕很多兩岸婚姻都會遇到,雖然人走之後我什麼都不知道了,但現在心裡總是會有一個想要的,會有掙扎。

我走了後想落葉歸根北京,我也不會強迫她(太太)一定要入我們家祖墳,按傳統規矩媳婦是要的,但我不會這樣要求她。

不能盡孝 是她最大遺憾




周忻妮 40歲 江西人

2009年與前夫離婚

「如果有後悔藥,我想連喝3碗」。來自江西的周忻妮2009年結束10年的婚姻,如今回首,她對前夫的賭博惡習已沒有太多怨,反而感謝前夫當時願意坦白、放手乾脆,但沒有辦法在父母親身邊盡孝的遺憾與悔恨,卻是她到現在還沒有辦法釋懷的痛。

我是江西人,我跟前夫是自由戀愛結婚,他是我的初戀,我17歲就認識他了,交往2、3年後結婚,但婚姻走到第10年就走不下去了,我現在一個人帶兩個小孩子。

我前夫是台商,兩人一起到台灣生活後,夫家一家人其實很疼我,跟先生感情也算好,不太常吵架,離婚是因為他回台後迷上賭博,沒有穩定工作,賭到沒有辦法再隱瞞,更沒有辦法養家。

最心寒的一次是我爸爸生病,大姑包了紅包給我,要替爸爸買些營養品,我那時還很信任先生,請我先生幫忙匯款去大陸給家人,他卻把那筆錢賭掉了。那件事讓我非常痛心,我已經沒有辦法陪伴在家人身邊照顧、沒有跟你要錢去負擔醫療費,這筆錢竟然還被賭掉。

我決定要嫁給我前夫時,我爸只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自己的選擇就不要抱怨」,但後來也是我爸叫我離婚。離婚後我第一個打電話給我爸爸,其實同一個故事、同一句話,在陸配姐妹的社團可能會得到同理,但在其他地方可能會被批判得很慘,只有經歷過才知道那種苦。

為什麼在台灣的陸配,會一直極力爭取父母親來台灣不限次數、不限時間長短?像我父母照顧我19年,嫁來台灣後我從來沒有盡到什麼孝道,爸爸生病不能在台灣長住,我也不可能拋下小孩回大陸照顧,兩邊難兼顧,是我很大的遺憾。

周忻妮大陸親人剩母親一人,孩子已長大、自己有經濟能力,她很希望有機會接母親來台灣同住。圖/周忻妮提供

周忻妮大陸親人剩母親一人,孩子已長大、自己有經濟能力,她很希望有機會接母親來台灣同住。圖/周忻妮提供

還有我奶奶,她從小陪我讀書、貼身照顧我,當醫生告訴我奶奶僅剩3個月生命時,我鐵了心把工作辭掉回大陸照顧她,但陪了1個月不到,夫家打電話來希望我回台灣照顧孩子,我也可以理解,但又覺得愧對奶奶,那種心情是很煎熬的。

現在嫁來台灣的人比較少、嫁去大陸的人變多了,我想是因為婚姻這種東西,是要追求幸福,幸福是建立在未來的希望上。現在有朋友要嫁過來,我都會問:你真的要嗎?你確定嗎?因為不一定像你想像中那樣喔,而且大陸生活現在也確實比較好了。

婚姻的酸甜苦辣人人不同,
歡迎大家分享你/妳的兩岸婚姻故事

LINE分享給朋友

製作人:洪欣慈

採訪團隊:羅印冲、林則宏、許依晨、洪欣慈

影像:林伯東、劉學聖、余承翰

設計:蘇士堯

網頁製作:謝化挺

製作單位:聯合報新媒體中心、視覺設計中心

監製:聯合報新聞部

2019.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