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哥論足/關鍵破門兩地帶 開幕戰俄羅斯精彩示範

2018年世界盃足球揭幕戰,東道主俄羅斯火力全開以5比0大勝沙烏地阿拉伯,踢出如此懸殊比數結果超乎大家的意料,尤其頭兩個進球的位置,正是發哥一再強調的破門最佳傳送及突破地帶!這在賽場上一再似曾相識的老位置,自然會讓老球迷想起四年前的世足冠軍決賽,德國替補小將戈策(Gotze)在延長加時賽的那記絕殺阿根廷鏡頭。

揭幕戰俄羅斯演繹五個進球裡,有兩個頭頂破網,也有兩個是用左腳建功的,還有一個是漂亮的自由球直接掛網而入。而重點是五球裡有兩球的傳送及突破點,都出現在球門左右兩邊的關鍵位置。

俄羅斯的第一個進球是由賈辛斯基(右)在門前6碼處頂球破網。 美聯社
俄羅斯的第一個進球是由賈辛斯基(右)在門前6碼處頂球破網。 美聯社

俄羅斯在上半場所進的兩球正好一右一左,開賽12分鐘左邊角球攻擊,被對方擋出禁區外左側,由中場策動攻擊的戈洛文(Golovin)再斜線傳向右邊球門前六碼區外,由賈辛斯基(Yuri Gazinsky)適時搶頂破網,首開紀錄;隨後在43分鐘,發動一波右中後場的反擊穿越傳球到禁區右,並轉移中路再地面斜線傳到球門左邊,由切里謝夫(Cheryshev)迎上控球,在左邊球門六碼區外騙過兩名防守者的重心,左腳射門掛網。

切里謝夫(左二)為俄羅斯進的第二球實在漂亮,讓兩位防守球員失去重心倒地,他再成功...
切里謝夫(左二)為俄羅斯進的第二球實在漂亮,讓兩位防守球員失去重心倒地,他再成功地在關鍵位置起腳進球。 美聯社

尤其現在足球比賽的速度、強度、力度、準度要求變高下,不管場上採什麼套路,但關鍵的那一點始終不變,連在世界盃這樣的指標性大賽也一樣,發哥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便不斷地在印證當年國際大師修斯的論證數據告訴我們的事實:左右兩邊球門前5至10碼兩大地帶,一直是守方最危險,卻是攻方破門的最佳傳送及突破地帶。

發哥在校園社區巡迴演講中,一定會傳達大家要記住戈策絕殺的迎射點在那?

2014年巴西世界盃64場會內賽最終合計攻入171個進球,而在所有進球中最價值的一球,當然是冠軍決賽進入延長加時第113分鐘時,德國替補小將戈策絕殺阿根廷的那記致勝球了。大家一定對那記絕殺鏡頭印象深刻難忘,但重點是可留意到戈策絕殺的那球,他迎接傳球的位置在那?而瞬間起腳射門的位置又在那呢?

透過鏡頭很清楚地看到這一幕絕殺畫面:進入加時賽第113分鐘,德國隊由中場轉移左路,克魯斯(Toni Kroos)傳交在前場左邊線的蘇勒(Niklas Sule)後,他左路帶球突破了馬斯切拉諾的防守,立即傳中越過德米凱利斯身後,此時替補上場的戈策,第一時間快速迎上,他在第一根球門柱前6碼球門區域外附近迎接凌空來球,直接用胸部控停球後,未等球落地前立即左腳半凌空勾射入遠角,射門動作完成後人所處位置已跌坐在球門近柱前5碼內附近。

而發哥要說的重點是,戈策的那記絕殺進球,是那屆巴西世界盃全部171個進球中,第49個攻門傳送點出現在所謂的「守方最危險卻是攻方破門的最佳突破地帶」,占了全部進球的快29%,也就是說,上屆世足賽平均不到4球中便有一個進球是在這地帶所破網而入的。

什麼地帶?就是國際大師透過幾十年來的數百場驗證後,便已提出論證數據告訴我們的鐵事實:最佳的攻門傳送及突破點,集中在左右兩邊球門前5至10碼兩大地帶,一直是守方最危險,卻是攻方破門的最佳傳送及突破地帶。

發哥也不過是再次印證國際大師的研究結論罷了。如同往屆大賽一樣,這兩大地帶一直是足球賽場上的高危險地帶,甚至曾占有四成左右的進球數據,2014年世界盃占了近29%,在過去如90年占39%,94年占27.7%,98年占33.3%,而像2002年更高達161進球中出現了65球,占了40.4 %之高。

在2016年歐洲國家盃更誇張,全部51場攻進108球裡竟也有44球的攻門突破點,都出現在此兩大地帶,也就是說平均不到3球裡就有一球的破網突破位置都出現在那地帶。

而同樣在2016年舉行的百年美洲盃足球賽,全部32場攻進91球,其中有31球的攻門破網位置也在此老地帶,也是每3球裡就有一球都在這地帶破網。

這項論證數據,早在上世紀80年代我們由前木蘭女足總教頭陳定雄率領一批國內精英教練赴英國受訓返國後,即由陳定雄公開在中華足訊刊物上傳達這項國際公認的數據報告(而發哥只不過是把陳教授提的6到9碼,稍擴大為5到10碼範圍作統計差別而已)。如今,一再地在世界盃大賽中得到驗證此答案完全吻合無誤。

本屆開幕戰五個便出現兩球,且讓大家與發哥再來好好印證本屆大賽中,最終將有幾成的進球數,會出現在大師告訴我們的「破門最佳傳送及突破兩大地帶」,也是件很有意思的看世足樂趣。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