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藏」,有「『拾』起熠熠發光的『藏』品」的意思,同時,這些藏品也都是臺灣文學文化珍貴的寶藏。
這個品牌,將為大家帶來一連串精彩感動的藏品故事,以及透過國立臺灣文學館藏品所開發出來的文學精品,帶領讀者透過這些藏品穿越時空,尋找更多臺灣的在地記憶,認識更多作家的時代身影,以及文學靈光降生的瞬間。拾藏:臺灣文學物語

拾藏:臺灣文學物語

追蹤
「拾藏」,有「『拾』起熠熠發光的『藏』品」的意思,同時,這些藏品也都是臺灣文學文化珍貴的寶藏。 這個品牌,將為大家帶來一連串精彩感動的藏品故事,以及透過國立臺灣文學館藏品所開發出來的文學精品,帶領讀者透過這些藏品穿越時空,尋找更多臺灣的在地記憶,認識更多作家的時代身影,以及文學靈光降生的瞬間。拾藏:臺灣文學物語
20篇文章

最新文章

最多瀏覽

(藏品/吳鐘靈、吳鐘熊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腳踏新時代,手寫古典詩的學霸——古典詩人黃洪炎與《瀛海詩集》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在這個標榜國際化、全球化的時代,我們身處於知識量爆炸的浪潮當中,每天都要掌握新的資訊,可能下一秒就有一波席捲全世界的跟風出現。世界的變動,如今看來稀鬆平常,不足為奇。   但是,伴隨著殖民統治而來的「現代化」,對於日本時代的臺灣人來說,是一種彷彿踏入另一個次元的日常體驗,無論是物質生活的提升、生產技術的革命,甚或是文化與價值觀的衝擊與挑戰,每一項變化,都在引領甚至逼使人們思考,自己在新時代當中的模樣,自己是誰,文學是什麼。   時間回到1940年的臺灣,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影響,印刷出版的紙料匱乏。但是,有一個漢、日雙語兼長的詩人黃洪炎,懷抱著「搜集臺灣古典好詩」的夢想,與好友王友芬、洪寶昆共同編纂、印製了多達470頁的《瀛海詩集》。   這本詩集網羅了400多位曾在日治時期臺灣以漢文寫作的古典詩人,編錄3000多首詩作,並按照詩人們所居住的行政區與姓名筆畫排序,居住在海外者則另附一類,堪稱日治時期的「臺詩三百首」,不僅在當時被視為延續臺灣文化的「一線光明」,也是今日我們認識臺灣漢詩、摸索臺灣古典詩人的入門磚。

784 閱讀
終戰後未曾解除的暴力,鞏固著新的霸權及其既得利益者所鋪設的階級。 (藏品/「李双...

戰爭結束了,但歷史的創傷才正要開始-李雙澤〈終戰の賠償〉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當殖民者離開,過去處於「文明」弱勢地位的殖民地,是否就能開始擁有自身的歷史記憶、開始擁抱屬於自我的生活?遍覽全世界那些脫離殖民者掌握的國族所經歷的歷史後,恐怕你會發現答案不只是否定的,甚至是荒謬的。   1978年1月,一篇刊於《台灣文藝》革新號第四期的中篇小說〈終戰の賠償〉,以兩萬字的篇幅,構築了一場牽連日本人、菲律賓人、華僑、臺籍日本兵等眾多異國角色,如何利用歷史的錯亂串演出的騙局。這篇小說生動揭露出:在二戰結束後的殖民地獨立風潮中,弱小國族在帝國強權霸凌下的悲哀,並沒有就此如同主流思考想像的好轉,反而是更加扭曲變形。強烈的文學性與不畏戒嚴氛圍下的被殖民歷史反思,使得這篇小說榮獲了當年的吳濁流文學獎。   而這篇小說就如同作者鮮明的才華與主張一樣──勇於反思「自我是什麼」、並親自嘗試如何「實踐現實」。他的作品、他的主張、他的嬉笑怒罵與努力,放諸今日,仍可與這塊他深深關懷的島嶼反思與同行,他是臺灣民歌運動的催生者──李雙澤。

6505 閱讀
這套書曾在日本作家佐藤春夫的〈殖民地之旅〉中登場,巧妙地見證了一段殖民者與被殖民...

到底是誰讓文豪佐藤春夫吃閉門羹?洪棄生與《寄鶴齋詩矕》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在國立臺灣文學館所收藏的洪棄生相關文物中,這套《寄鶴齋詩矕》未必是最稀有、擁有最高價值的藏品。但有趣的是,這套書曾在日本作家佐藤春夫的〈殖民地之旅〉中登場,在佐藤春夫訪問臺灣的過程中,巧妙地見證了一段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的複雜關係——而那或許稱得上是眾多臺日關係當中的重要縮影之一。   我們要怎麼談論這段往事?要怎麼理解這套書背後,自許為清朝遺民的洪棄生對殖民政權的複雜情感?薄薄四冊《寄鶴齋詩矕》,或許會是通往這份理解的小小入口。

505 閱讀
這本教科書能夠成為臺灣文學館重要藏品,原因只有一項:它是用白話字寫的。 (藏品/...

國立臺灣文學館藏了一本臺語醫學教科書,為甚麼?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臺語是粗俗、沒有文化、無法用來講述高深學問的語言嗎?如果有人這麼講,就拿《內外科看護學》打他的臉(最好不要,這本書很珍貴)。距今已經超過一百年前的1917年,英國人戴仁壽醫師編寫了這本書,全書分40章、657頁、503張圖,內容包括解剖、生理、護理等學問,最驚人的是——整本書是用臺語寫的。   如果可以用臺語來書寫醫學,那麼當時以臺語使用人口比例為大宗的社會,應該會跟著出版不少這樣的書吧?可惜事與願違,這種用臺語書寫的教材,並未成為醫學用書主流。究~~竟,是文字侷限了發展?還是政策成為了阻力?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543 閱讀
考察當地情況,自然是此行的目的,但王添灯的想法不止於此。(藏品/中島利郎提供,圖...

【文協之後】南洋之旅:反射王添灯文協精神之鏡

【專題概述】 1921年10月17日,臺灣文化協會創立。知識分子以文字、繪畫與聲音,向廣大臺灣民眾投遞一封又一封的情書。即使1927年,文協分裂,知識分子依然在自己的領域努力,希望號召更多民眾加入名為「臺灣文化」的隊伍。 王添灯是二二八受難者之一,而他也是臺灣文化協會的重要參與者。他曾旅商南洋,觀察當地人民受殖民者統治的情況,以〈南洋遊記〉呈現其思考,當時南洋、臺灣都是殖民地,被殖民者共享著現代化的夢與傷。

418 閱讀
葉陶為女性帶來的啟蒙不是婦女雜誌上的摩登時尚。(藏品/楊建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

【文協之後】生為女人,我不抱歉!——葉陶的百年之愛

【專題概述】 1921年10月17日,臺灣文化協會創立。知識分子以文字、繪畫與聲音,向廣大臺灣民眾一封又一封的情書。即使1927年,文協分裂。知識分子依然在自己的領域努力,希望號召更多民眾加入名為「臺灣文化」的隊伍。 宣傳啟蒙的隊伍裡,葉陶是不可忽視的存在。她為女性帶來的啟蒙不是婦女雜誌上的摩登時尚;而是自由戀愛、職業選擇,和解放自己的雙腳,大步邁開的社會實踐。在1936年發表的短篇小說〈愛の結晶〉,讓我們一起讀讀她所寫下的百年之愛。

903 閱讀
退稿的故事我們在文學史裡也聽多了。可是,我們反而不常聽到稿件留用的故事。為什麼?...

日本人與臺灣人並肩奮鬥的時刻——郭水潭與《南溟樂園》新春第四號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在書店裡面閒晃,或許我們都習慣了一本雜誌或一本書展示在書架上。但這些書籍的出版,乃至於報章雜誌、文章刊登的背後,有許多細緻的溝通、討論與掙扎,是大多數讀者看不見的。   而有許多創作者,在寫作、投稿的過程當中,充滿著自信,但又猶疑,遠方未曾謀面的編輯是否可以體會自己的匠心獨到,成為自己的伯樂……   在〈多田南溟致郭水潭函〉當中,我們便發現了這個靈光碰撞的珍貴瞬間。更特別的是,在臺日本詩人多田南溟對臺灣詩人郭水潭的激賞與肯認,似乎也告訴我們:在複雜的殖民統治當中,文學如何超越政治,成為臺日詩人共同的思想接點與現實關懷。   就讓本文帶你深入兩位詩人、同時也是作者與編輯詩心交會、激盪的歷史時刻。

1514 閱讀
為何琉球王國會開啟「大航海時代」,最大的關聯就是明朝的海禁與朝貢政策了。(藏品/...

揚帆啟程:琉球王國的大航海時代

  近年來,沖繩觀光的相關話題在臺灣的討論度非常高,尤其拜部分觀光景點的高貴滷味之賜,臺灣周邊便捷的出國地點成為比較話題,沖繩這個地方,也就在這波話題當中更引人注意。   然而,談到與沖繩相關的歷史,在臺灣卻是較不為人所知的。許多人會自然而然地把沖繩當作日本的一部分,但沖繩被正式納入日本版圖,其實也不過是一八七○年間的事,相當晚近。在此之前,沖繩其實擁有自己的獨立國家「琉球王國」!   在國立臺灣文學館的典藏文物中,有一張藏書票,上頭有一艘明顯和日本風格大相逕庭的沖繩船圖樣,就讓它帶領我們,航向那個曾經不屬於日本的琉球王國。

997 閱讀
據說二世紀張子便已在中國出現,之後在平安時代傳入日本,在十七世紀經由日本傳入琉球...

張子老虎,與沖繩的命運

「張子」作為一度沒落的技藝,好不容易又在現代社會重見天日的過程,讓我們看到一個文化保存不易的同時,所暗藏豐富的生命力和可貴之處,以及一張藏書票、一門重生的技藝,如何隱喻了沖繩與整個東亞局勢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817 閱讀
隨著關押日長,賴和的日記不時瀰漫著死亡的陰影。無論記下什麼,都像遺囑。(藏品/林...

來不及見證的榮景──賴和石膏面具

挑選這件藏品,是一個誤會。

909 閱讀
姚一葦曾有更多獲獎機會,但最後都拒絕了,只因他抱持一個信念:「寫作是自己的事,給...

是榮耀不是炫耀──姚一葦得獎這件事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姚一葦被文學界譽為「暗夜中的掌燈者」,在劇場則被尊崇為「一代導師」,除了本身寫劇本、寫理論之外,為文學與戲劇作育英才、提攜後進不遺餘力,這樣一位大咖,低調行事,默默的寫作,默默的做事,就連得獎,也鮮少張揚。可是得獎通常是讓人開心的事,當得獎者的反應不如預期──過度激動或不激動,總讓人好奇背後的原因。而沒有被影像紀錄的那段過去,就撿拾紙張上的隻字片語,串成一個故事,為身處寒涼庫房的獎章注入一點溫暖,讓它再一次綻放自己的光。

575 閱讀
臺文館以「樂園漫步」為主題,透過館內典藏詩文轉譯,打造出絕美的啤酒啜飲共享組。(...

贈獎公告/【udn閱讀‧愛書任務】漫步在臺灣文學樂園,填問卷抽對杯共享組!

「udn讀書吧‧選書小組」將不定期根據新聞時事、流行話題為讀者精選最即時的重點書單,包含最新出版、暢銷排行榜以及限時折扣電子書,盡在「udn閱讀頻道」。 ※文末有「國立臺灣文學館」抽獎活動!歡迎踴躍

473 閱讀
除了採收洋菇用剪刀之外,玩發明玩出心得的李魁賢,還另外獲得好幾項專利。(藏品/李...

科學少年的詩心——詩人李魁賢與他的採收洋菇用剪刀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假設你剛好擁有一個下午的悠閒空檔,並且想要讀詩來渡過這段美好時光。出於神秘的靈光乍現,你突然想:「來讀李魁賢吧!」於是在圖書館的館藏搜尋列鍵入詩人的名字,取得了一張書單,譬如《靈骨塔及其他》、《赤裸的薔薇》、《黃昏的意象》,以及許多其他。   奇怪的是,在一串詩集、譯詩、散文集裡頭,你還找到了《國際專利制度》和《世界專利制度要略》,兩者間落差感之大,不禁讓你歪頭困惑了一下。   是同名同姓的作者嗎?你可能一時會這樣認為,不過事實卻與你的直覺相悖──那的確是同一個李魁賢沒錯。臺灣文學館的藏品中,有一把來自李魁賢的「採收洋菇用剪刀」,這把特殊的剪刀,也是詩人的「作品」,標誌了他的另一個身分:   發明家李魁賢。

373 閱讀
崔承喜的舞蹈在臺灣獲得盛讚。(藏品/郭昇平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一百年前就有韓流旋風!朝鮮舞姬崔承喜與臺灣作家們的傳奇物語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個藏品】   從少女時代到Twice,再到防彈少年團,近十年的臺灣經歷了一場又一場的韓流旋風。不過,你知道韓流早在1930年代就來過臺灣嗎?這回要介紹的,就是日本時代的當紅現代舞蹈家崔承喜到臺灣巡演的證明。崔承喜有多紅?她不僅被譽為「半島の舞姬」、「朝鮮の舞姬」,後來更有「世界の舞姬」之稱。   當時,崔承喜的家鄉朝鮮和臺灣一樣也是日本殖民地,在那個女性地位低下的時代,一名女子居然能夠憑著自己的才華和努力,成為全日本帝國,不,世界知名的舞蹈明星。於是在1936年,臺灣掀起了一陣崔承喜旋風,不僅是文化界的知識分子仰慕她,就連一般大眾都對她著迷。「小小的臺灣島也能像朝鮮一樣,靠著發揚民族文化爭一口氣嗎?」臺灣人也許會這樣想。女人對她更是嚮往:「我也能靠著才能和努力,掙脫家庭和婚約的束縛,追求自己的夢想嗎?」崔承喜熱潮的背後,反映了生為臺灣人面臨的重要課題:XX能,臺灣也能!

3575 閱讀
「人生虛無,藝術才是一切。」(藏品/葉蓁蓁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詩人的觸覺旋律——從葉笛的吉他「彈」起

  作為一個文青,熱愛音樂是必要的。   走在華山文創園區,隨機向路人發問,最喜歡的音樂是什麼?有人愛民謠,有人愛滾搖樂,也有人愛古典交響曲。沒有人會不愛音樂,只因那聲響如此至著迷,反覆迴盪在耳窩裡。   我們都熱愛音樂,但不見得會演奏,最多就是上KTV熱唱一波,讓洗腦般的旋律從腦海中解放開來。對現代人來說,要學樂器這件事,可能是過分耗神耗力了些。認份一點的人摸摸鼻子,覺得自己沒啥天分,把時間跟金錢花費在其他的事。畢竟音樂這種東西,還是用來陶冶心靈罷了。   但1950年代的葉笛並非如此。他既寫詩,也彈吉他,幾乎是所有羅曼小說會出現的浪漫青年。他暢談藝術,彈琴自娛,側臉隱然有少年的孤單。惹得我們不禁自嘆,六十年前的純種文青,實在是過分多才多藝了。

723 閱讀
因為妹妹出嫁,郭水潭有感而發寫了這首〈海は廣い——嫁いで行く妹に〉(廣闊的海──...

在土地上發光的自由顆粒──全糖王國裡的鹽分地帶文學

【我們為什麼要挑選這個藏品】   在號稱手搖飲只點去冰半茶、多數食物必帶甜味,甚至空氣中的糖份多得足以拿一根竹籤奔馳遊走就能獲得一支棉花糖的全糖王國──臺南,其實有一處,土壤帶有鹹味、風一撲面便能將好幾粒鹽晶點綴在臉頰上的「鹽分地帶」,從日治時期隱隱流淌著大量含鹽的獨特血脈至今。   「鹽分地帶」範圍為現在的佳里、學甲、七股、西港、將軍以及北門一帶,位於原臺南縣的沿海地區。以現代的眼光來看,或許不過是距離「府城」遙遠的偏鄉,然而它的獨特不僅在於有別於甜滋滋的氣息,在日治時期的臺灣文學中,更是打破現今對「縣」與「市」城鄉發展懸殊的刻板印象,在當時文壇佔有相當份量的地位,如今仍舊以堅持不斷流的細水,不停向前流動著。

994 閱讀
許丙丁寫的犯罪實錄,讀起來身歷其境。(非作者手稿)(藏品/許丙丁捐贈,圖/國立臺...

奇幻小說家也當偵探——〈實話探偵秘帖〉

「斜槓青年」這個詞一度在年輕人間流行。所謂的「斜槓」,指的是一個人擁有多重職業、身份,因此在自我介紹時,在兩個身份間以斜槓(就是讀者鍵盤上,從右上到左下的斜線)區隔。人們對這個詞的想像,是多采多姿的豐富人生。 雖然「斜槓青年」是個嶄新的辭彙,但這樣的生活方式卻未必嶄新——人類不過是熱衷給舊事物「重新命名」罷了。至少在臺灣史上,我們就知道這麼一位小說家╱漢詩人╱作詞家╱劇團團長╱演員╱漫畫家⋯⋯為避免視覺疲乏,這裡就不全部列出。

458 閱讀
《文藝臺灣》1卷5號通卷5號 (藏品/龍瑛宗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虛構的大象,魔幻的風箏:日本兒童文學作家與臺灣的淵源

臺灣文學史上,通常認為一九四〇年代大致由兩大純文學刊物,《文藝臺灣》和《臺灣文學》,各為陣營,彼此對立競爭。而《文藝臺灣》則被認為立場偏向日人,且美學表現上對臺灣的風物多帶有「帝國之眼」(從帝國、統治的角度加以凝視)。然而,過去無論研究者或讀者的眼光,都多著重在西川滿、濱田隼雄、周金波等人身上,因此,《文藝臺灣》作為雜誌本身所具備的多樣性,可能較少被仔細談論過。有更多故事,還在等待被發現......

340 閱讀
殖民統治下,利用文學喘息(藏品/陳雲程捐贈,圖/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大正時代文學男團的重磅出擊—《櫟社第一集》

櫟社組織嚴謹,成員互動密切,更有記錄詩社活動的意識,不僅多次在詩會時透過攝影為詩社成員留下紀念,更在成立10、20、30、40週年時,皆舉辦頗具意義的紀念活動。本次介紹的《櫟社第一集》,正是櫟社20週年時集結32位社友的作品集,更錄有創社成員,與歷來重要社員之照片,展現了櫟社活躍期的活動成果,為詩社留下了具里程碑價值的紀錄,也對於我們今日理解日治時期臺灣古典詩社提供了重要資訊。

736 閱讀
(圖/楊建捐贈,國立臺灣文學館 提供)

獄中習禁忌,跨語為文學:楊逵《新生筆記簿》

在他的獄中筆記「新生筆記簿」當中,我們看見著名的文學家與社會運動者楊逵在政局轉換之際,如何承受另一個威權的壓抑,並重新適應新的政治規則,以暸解自己在各種言喻限制下,要如何從事可能的抵抗。

517 閱讀